武林沉沦 第二部 作者:霸道

    武林沉沦 第二部(11)

    武林沉沦 第二部 作者:霸道

    武林沉沦 第二部(11)

    武林沉沦第二部第11章:论剑

    作者:霸道的温柔

    2018年10月11日

    【第十章:论剑】

    秋至!‘青云门’十年度的‘论剑大会’如期在这天举办,身为首徒的

    高达早早来青云山腰间处的‘论剑台’,这里占地近百亩之广的空旷之地,乃是

    ‘青云门’发生大事,召集所有弟子聚集的地方,平日间也是各脉弟子们相约切

    磋武艺的地方,可以说是青云山练武场。

    ‘论剑大会’这样的大盛会,自然也是在这里面举行,前段时间高达受鞭刑

    养伤的缘故,没能参加擂台的建设,与按照北斗七星摆设七脉专属客座的事情,

    因而这天他很早就来到这里与众师弟们,布置最后的事项,直忙到了中午时

    分。

    随着山顶‘天枢宫’的钟声响起来,七脉的弟子也纷纷放下手中功课,在各

    脉长老的带领下来前往‘论剑台’,高达领着众师弟们前往恭迎,率先进入演

    武台的‘天枢宫’脉,青云真人领着林动,带着群门人来到高达面前。

    青云真人十分满意会场搭设,同时也对着高达的伤这么快好了有些奇怪,但

    还是点点了头:「达儿,你干得不错,什么事情交给你来我放心吧!」

    高达脸上有些挂不起,他只是早上才过来帮忙的,前十天直在‘天玑宫

    ’的大床上躺着的呢,这样明显是摘桃子他干不来,而且众的师弟们的心里也

    有不好印象只得说道:「掌门师伯,误会了。这并不是我的功劳,而是众师弟

    的功劳,我今天早上才过来帮忙的。」

    「嗯?达儿,很好,很好!」

    青云真人满意地点点头,高达这样不贪功的行为甚是让他满意,转对高达身

    后的众弟子门人说道:「你们的功劳,本座会只记在心里,会让各脉长老加赏

    诸位的。」

    「此乃弟子们的本份,不敢贪功!」

    众弟子齐声回应,心里却乐开了花,对大师兄早上前才来帮忙,皆以为他

    想摘桃子,现在看来是自己等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对高达这位大师兄实

    在惭愧不已。

    青云真人微微点头,便领着弟子门向‘天枢’方位的座席而去,高达抬头起

    来,刚好看到林动从身边经过,他连忙伸手将其拉住,轻声说道:「抱歉了,这

    几天没有去看你,本来我是想去的,可是被温柔师妹下药,给药了两天没去成…

    …」

    林动微微看了高达眼,神色出奇之冷谈,眼神中甚至还带了丝的恨意,

    再无昔日的友谊之情,他手甩开高达的手,冷冷地说道:「大师兄,不必道歉

    ,师门禁地,怎可轻闯!」

    高达听出林动的语话中的冷谈,对自己似乎还有种莫名的恨意,这是他练

    成‘剑二十’后独有心灵第六感,再次抓住林动的衣袖急道:「林师弟,是不

    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如果有,我会你道歉。」

    林动想了下,他始终无法忘那晚,他悄悄潜出‘封剑台’去到‘天玑宫’

    的幕,在大师兄的房间里,他也知道那事并不能怪大师兄,偏偏他却无法面对

    高达,用力甩开高达的手:「我现在不知道称呼你什么,呵呵……」

    高达急道:「我倒底做错了什么?」

    「……」

    林动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摇摇了头,跟着大队进入座席之中,留下脸不

    解高达呆立原地。

    可高达能当选为‘青云门’首徒,孰轻孰重仍是分得清,很快收拾心情,迎

    接接下来的六脉人员。

    第二个进来的青石真人脉进来,青石真人眼睛虽看不见,但武者的感应才

    让他发现高达的伤势已经康复了,他并没有言,只是微微点了头,便领着众弟

    子过去。

    只有凌惊羽望着高达时,眼神中有些不解,在他的记忆中昨天温柔对他说,

    她已经给高达下药了,为何高达现在还是副龙精虎勐的样子,难道下药失败了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怀这个念头,忐忑不安随着队伍而去。

    高达冷冷地哼声,心里拿定主意要在大会上要好好落下这个师徒弟的脸,

    好让温柔投入自己怀内。

    下面进来的余下‘天玑’、‘玉衡’、‘天权’三脉进场,各脉之主大部分

    都惊异高达的伤势好得太快,似乎萧真人的计划落空了,但除了萧真人外,大部

    分对他露出友善之意,可偏偏‘玉衡宫’的百草真人,态度出乎意料对他极其之

    冷澹,甚至还是脸气愤的神色,眼神中还带着丝幽怨。

    这让高达很是摸不着头脑,今天是怎么了这不顺啊?原本三个应该跟自己非

    常亲近的人,今天都不约而同对自己产生愤恨之色,这是怎么会回来啊?难道自

    己欺骗百草师叔事被发现了,可又不对啊,如果真的被发现,此刻自己早就被

    抓拿起来了。

    而且百草师叔看自己的眼神,像是个妻子被丈夫欺骗的幽怨,他实在想

    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然而还不是让高达最惊悚的事,最让他感觉害怕与惊悚的事,而是‘天权宫

    ’玉书真人此次身边还带着个年轻的宫装少妇,这名少妇竟然是那日在禁相遇

    的苏茹,最可怕的她竟然是以妻子之礼跟在玉书真人身边,高达时间望着他两

    人,完全不知怎么回事。

    玉书真人见高达等众弟子,呆呆地望着自己夫妇两人,呵呵笑:「茹儿

    ,是师叔的妻子,家族长辈给师叔安排的婚事,是三年前的事啦!由于些原因

    ,师叔并没有对外公布,直让其待在家中,所以你们不认识也不奇怪。也不要

    用这种目光看师叔,师叔平日虽然做事有点不按礼法,可绝对不会做出勾引良家

    妇女事情的,你们不要这样惊讶的目光看师叔啊!」

    「这个女人是玉书师叔的妻子,岂不就是我的长辈了?哪我不是干下逆伦之

    事!」

    高达原本心中还抱着有丝侥幸,现在玉书真人亲口明确两人关系,只如

    盘冷水从头倒下来,直把高达浇个透心凉,缓缓看了苏茹眼,对方面上却没有

    半点惊慌,而副神情若然用着长辈的语气,向众弟子问好,眼神看到高达,微

    微笑,没有言语,可在她的眼神中却是充满玩味,像是在说:你还敢来玩我吗?「这位师婶,好美啊!」

    「前段时间曾听人说,五师叔的俗家妻子过来了,原来是真事啊!」

    「果然郎才女貌,也只有这么漂亮的师婶才配上我们的玉书真人啊!」……

    …………………………………………「荡妇,淫娃荡妇!」

    高达听着身后众师弟的惊叹,心里是邪火如炽,经过连连奸了两位岳母

    的经验之后,他虽然害怕,可心里却有种莫名刺激感,尤其看到她现在这种勾

    人媚态,心里是团邪火热烈燃烧着,觉得奸淫这些长辈的女性实在太兴奋了

    ,脑海里情不自禁地回想起那些与他有过关系长辈来,李茉,云韵,百草师叔,

    最后面画定格百草师叔身上,忆起那茂密森林里的那片处女膜,忍不住有了丝

    冲动。

    然而冲动刚起,高达脑海中又忆起了百草真人那张悲泣痛哭的神色,那日

    自己第次碰到她的小穴,她哭了,哭得是那么的伤心,哭得让高达是那么的痛

    心,下子让高达心中的邪火渐渐熄下去,内疚之意再次浮涌上来。

    「大师兄!」

    声熟悉的女声,让高达稍稍清醒过来时,玉书真人早领着苏茹进入属于‘

    天权’脉座席之上,而当下正是‘摇光’脉的水月真人领着路氏姐妹带着

    众门人进来,水月真人看到高达股发呆的样子,完全没有半点恭迎自己的意思

    ,心中怒意微生,恨乌及屋,冷哼声,招呼也不打个,领着众人直往‘摇光

    ’座席位置而去。

    路雪看得师尊生气了,高达却仍在发呆之中,不禁轻叫了声,方使得高达

    回过来神来,却已是为时以晚,只得对路雪耸耸肩表示没事,路雪只得摇摇头跟

    上队伍,水月真人与萧真人有矛盾在‘青云门’里众所周知的事,本来她就对高

    达印象不好,现在恐怕加不好了,路雪心里直希望师尊能对高达态度好点,

    只是直都没有进展,心情很烦啊!心情烦的并不止路雪人,高达也同情好不

    到哪里去,接二连三遇到烦心事,所有好心情也没有了,浑浑愕愕地随着大流,

    回到归属的‘天玑’脉座席之上坐下来,连掌门师伯青云真人开幕致词,半个

    也没有听进去,甚至连大会举了半也没有发觉,直至现场‘天枢’脉爆发出

    热烈高呼,为林动大声喝彩才回过神来。

    шшш.XB20.cоm

    「是林动上台了啊!」

    高达回过神来,稍稍收拾了下心情,玉书师叔没有向自己发难,即说明苏茹

    那淫妇没有将丑事说出来,又有什么好怕的。

    有了先前与诸放荡女子相处的经验,高达也隐隐明白些女性心理,大部

    分的女性对风月之事并没有大抗拒的,只是不坏其声誉就行了,现在自己最要

    紧的应是弄清楚林动为什么与自己不和。

    ‘论剑大会’参赛人数非常之,按照以往的惯例都是举行七日,前四日决

    出八名最强之人,后三日便是依次决出最强的魁首,不管那脉的弟子获得魁首

    ,都在会‘青云门’里获得至高的荣誉,甚至还可能进七脉七老中某人的入室弟

    子。

    重利必有勇夫,参赛之人自然,每位参赛者每天平均有好几场的比武,这

    样需要的不单是剑法上的修为,还要有浑厚上乘的内功修为方可,不然打几场苦

    战下来没了力气,如何能算在众人中脱颖而出呢?林动现在已经是打第三场比武

    了,他的第对手是‘摇光宫’里个十八左右的师妹,叫做黄依雯,长得非常

    美丽,美中不足的是她是个哑巴,将‘摇光’脉独有‘雪花神剑’,耍得十分

    的好看,配上‘摇光’脉专属内功‘娲皇靖灵决’,将整个擂台舞成片冰天

    雪地,可在林动面前,她就真的是个师妹,林动连剑也不出,仅仅在四十息左右

    ,就被林动瞅准剑路中的破绽,抓住手臂轻轻地抛下擂台外。

    为了避免同门比武之间,出现不必要血腥,掉下擂台外也当战败处理,哑女

    就这样被就样落败了。

    众长老们无不点头,林动的剑法上的悟性在‘青云门’里可以说是出最高

    的,仅仅凭着对剑的领悟,就看穿对手剑路中破绽,轻松取胜,同样还保全自身

    实力消耗与隐藏,已经具有高手气质了。

    接下来上场的是位吨位奇大的胖子,叫林子聪,功夫较之哑女强上不少,

    乃‘天权’脉里新进的位门人,使的是套‘青云门’七脉皆具备的基本入

    门剑法,但他在剑上悟性极高,即使是套入门剑法,在他手上却使出另种天

    地。

    连十四招基本剑路,在出剑的时机与用法,速度,力量都用得极其巧妙,

    达到了以拙胜巧之势,使让林动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首度在战中出剑,甚至还

    用上‘圣灵剑法’,还要用上三招方彻底将其击败。

    由于两者实力过大,这样的比武在众弟子辈眼中并没有精彩之处,像路氏

    姐妹,温柔之类弟子看得快要睡着了,反倒是七脉长老辈看得精精有味,因为

    他们想都在大会中为本脉吸引新鲜血液,其中玉书真人是高兴,这个林子聪大

    大长了他的脸,兴高彩烈之下,妙语横生,把妻子苏茹逗得笑过不停……接下来

    林动又赢了几场比武,基本上结束今日他的所有要应对比武,在‘天枢宫’脉

    众师兄弟们的欢呼声中,林动回到他们之中,高达也很想上前去跟他庆祝几下,

    无奈他实在不知道自己那里得罪了他,只得怎罢。

    后面又有数位比较强的弟子上台,连赢了数场比武,尤其是凌惊羽他以极其

    高端优雅方式赢了数场比武,引得无数师妹尖呼喝彩,看来温柔那日所言他与不

    少师妹有染,此言非虚啊。

    又等了老半天,总算轮到身为首徒的高达上台了,他做不到像凌惊羽那样用

    盛气凌人手段打败师弟,他尽量在比武中以温和手法应战,并且在比武指点对方

    几下,这样的做法让七脉长老们很满意。

    在高达打败第五位弟子后,最后位弟子登场,竟是当日对高达行鞭刑的张

    凡,可能是新进弟子的关系,他的性格似乎很弱软,上擂台之上连头也不敢抬

    ,胆怯怯地说:「师弟见过大师兄,大师兄,对不起,师弟不是想冒犯你的。!」

    「小凡……还这个样子,会被别人欺负的……」

    高达左看下,右看下,看到他还是这样的软弱有些来气,在养伤的这段时间

    里张凡师弟没少来照顾高达,每次高达都对他说要大胆些,自己不是什么吃人

    的怪物,不用害怕,没想今日他有勇气走上擂台,却仍是这副模样:「你既然

    上擂台了,还怎么懦弱,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哦,也是……」

    张凡醒悟过来,忙改口,「大师兄,

    今日小凡是来挑战的大师兄,还望大师

    兄指教。」

    「哦哦……哈哈……好好,快出招吧!」

    高达虽然强忍着笑意,但这个小师弟实太逗人了。

    「哦!」

    张凡努力地深吸了几口气,使自己紧张的心情稍稍平复些,「大师兄,这

    些日子师弟跟宫里的宋吴郑何四位师兄学了套‘躺尸剑法’,学不是很好,还

    请大师兄不要见笑啊!」

    第招:落泥招大姐,马命风小小!「这是什么?」

    高达阵惊愕,听到张凡叫出的招式,他隐隐觉得是‘天权’脉玉书真人

    自创的套剑法‘唐诗剑法’,是他年轻时饱读诗书时,有感于前人的诗词中对

    山川风景描述而惊叹,便以此为意创下这套剑法,其招式可用五个字包含,那就

    是‘雄、险、幽、奇、绝’!所修练者若能将此五字浑然体,便可达到出神入

    化,鬼神莫测的最高境界,乃套旷世剑招,当年玉书真人便是凭着此套剑法

    ,在‘天权’脉中呜惊人,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天权’脉的长老,后来此

    套‘唐诗剑法’便成为了‘天权’脉的专属剑法。

    高达以前曾领教过,却又觉得不像。

    只见张凡拔剑而出,举剑横扫,高举于天,摆出个罗汉托塔之姿,深心运

    起内功,在记忆中四位师兄教他这招时,说过此招乃是远程剑气攻击,自己现

    在内功修为不高,做不到立刻发出剑气,需要积聚内功,蓄气发力,这样他才将

    此招威力发挥出来。

    「嘿嘿……」

    张凡边蓄气边脑中幻想出高达被巨大剑气打退从而露出的样子,脸上露出了

    丝得意之色!半晌后,发现有些不对劲,他蓄了半天的气,却没感觉得众师兄

    说的那样,有庞大剑气逼人而寒的感觉,豪光刺眼等等种种招式设定也没不见踪

    迹,不由低头望上去,剑身并没有也没出现剑气成形之态。

    「这是怎么回会事?」

    张凡不解,他完全按照众师兄所教给他心法,眼观鼻,耳观心,宁神化虚,

    聚虚凝实,只道用力不够,再使狠劲,这次真的有气了,不过,是放出个屁。

    高达忙以手掩鼻:「师弟,你在干什么啊,真恶心!」

    张凡有些慌张地说道:「我在发剑气,这是‘躺尸剑法’,众师兄们是这样

    教我的,大师兄你再等下!」

    「剑气?这才是……」

    高达看他身架势,就知道他身功力修为尚浅,而且他为人这么懦弱,肯

    定是被师兄们欺骗了,‘青云门’七脉上下数千人之,每位长老是不可能亲

    自教导每个人的,长老们会让些年长的师兄携带新人,而这些师兄优劣有别

    ,不乏以戏弄新人为乐的存在,小凡师弟估计是被宋吴郑何四位师兄捉弄了,随

    手发了记掌气过去。

    「掌劲!不用怕」

    高达内功修为极强,随手掌拍出,破风之声大作,甚至还能肉眼看空中行

    走时产生的波动琏绮,张凡阵害怕,急忙撤手转招,喝道,「看我的‘道经’

    心法中‘风中败絮’,化消切掌气内劲。」

    张凡双手握拳纳腰间,吞气吐纳,完全不作架挡,任何掌戏打在其身上,只

    听见声惨叫声:「啊……好疼啊!」

    整个人被打飞老远。

    шшш.XB20.cоm

    「这是谁胡乱教你的武功?」

    高达初听张凡大叫‘道经’时,还真有丝期待的,毕竟‘大极玄清道’、

    ‘道经’、‘娲皇靖灵功’是‘青云门’三大奇功,虽然‘太极玄清道’在江湖

    上名头虽比两功加响亮,但两功在功效上,并不比‘太清玄清道’差到哪里去

    ,在其他些方面甚至还比‘太极玄道清’要强,尤其是‘道经’中卸劲御气之

    法,犹在其之上。

    只是个人生时间有限,修练门高深内功心法很有可能会耗尽生的时

    间,所以‘青云门’有规定众弟子只能修练门功法,以免贪嚼不烂,反而

    到头来事无成,而且‘太极玄清道’是只有各脉长老入室弟子能学。

    高达自幼就是萧真人唯的弟子,这个入室弟子非他莫属,早早便与‘道经

    ’无缘了,因而他非常向往其他两种内功心法,年幼时曾向温柔问及过,在温柔

    口中得知‘娲皇靖灵功’是专属女子所修练的,男子是无法修练的,即使是女子

    ,修练‘娲皇靖灵功’对体质也有很高的要求,最好就是具有‘纯阴体质’的女

    子修练,例如水月真人。

    温柔没有这样的‘纯阴体质’,因而她所修练的是‘道经’心法,只是‘玉

    衡’脉不以武功见长,以练习奇术见长,温柔的‘道经’内功心法直都没

    有大进展,反倒在下毒用药方面专精,加上她那古怪的性子,高达哪敢拿她来

    当靶子,当张凡叫出‘风中败絮’这招时,他还真希望张凡能卸劲成功,不想

    结果却这样,他真的生气了。

    「不关师兄们的事,是我学艺不精,是我的不好。」

    张凡强忍痛楚从地上起来,像要证明自己学艺不精与四位师兄无关,持剑

    照着高达狂攻过去,剑招与‘唐诗剑法’似是非是,套上乘剑法给他耍成了四

    不像。

    「春眠不洗脚,处处蚊子咬。」

    「床上明月光,地上鞋两双。」

    「举头望明月,低头撕裤裆。」

    「饭角让粽臭,官拜马猴。」

    连四式‘唐诗剑法’,张凡不但使成个四不像,甚至连剑式名字都喊错了

    ,这已经不是他的资质悟性的问题了,是他没读过书,记错了招式名字?不过,

    即使他不识字,可教他的师兄们绝对不可能不识字。

    只能说明是他们不想教张,仅仅敷衍了事,或者故意教错。

    高达手扬,剑不鞘,横举挡,震退张凡:「小凡,‘唐诗剑法’根本不

    是这样的,在瞎叫什么?」

    张凡奇怪地说道:「大师兄,四位师兄们没有教我‘唐诗剑法’,这套是‘

    躺尸剑法’,四位师兄说这套剑法威力无穷,剑出鞘,必有死伤,故而名为‘

    躺尸剑法’!大师兄,小心,留神了。」

    「‘躺尸剑法’?本真人有这么俗气吗?」

    这下不但高达怒了,就连‘天权宫’的玉书真人也怒了,收张凡为徒乃出于

    朋友所托,初见张凡时他就发现其不是什么练武材料,并没有放在心里,收在

    其门下让其成为‘天权’脉之名的弟子,也算对起朋友了,便将其交由宋吴郑

    何四位徒弟教导,谁到张凡竟然学了这么东西,狠狠地瞪了宋吴郑何四位徒弟

    眼。

    台下宋吴郑何四位人狠不得把头埋进沙子里,他们明明只是想戏弄下张凡

    ,所以并没有认真教其剑法,甚至在教其‘唐诗剑法’时故意说错了口决或招式

    名称,谁想到这个傻小子还当真了,他们也没有太在意,谁想到这小子居然当着

    这么人的面张扬出来,有这么傻的人吗。

    这小子定是故意的,四人现在回想起来,张凡这个小子并非什么不识字之

    人,相反他的墨水并不少。

    根本不可能不知道口决中的唐诗的错误,他明知是错误的,却在擂台上当所

    有门人展露出来。

    没错,他是会被人讥笑,笑他傻。

    但受到最大伤害反而是他们四人,教导无方,欺凌师弟,欺上瞒下,日后他

    们可没脸再在青云门待了,好深的心机啊!…………………………………………

    ……高达面对张凡的这般攻击,直是摇头叹气,把脸别到边,脚步前跨侧身,

    两人错身而过,轻抬下脚,就把张凡拌倒在地上。

    「还没有完的。」

    能挨记掌劲而没事的张凡,这种普通摔击对他当然没啥作用,他在地上

    滚马上爬起来,个扑向高达。

    「这样的闹剧也是时候结束了。」

    经过翻较量,高达已知对方根底,不想让他再在擂台上出丑,瞅准满是破

    绽欺步上前,学着林动般抓住其手腕,高举空中抡着如大风车旋圈,脱手就将

    他抛下擂台去。

    「咦!」

    不想把对方在空中抡转圈,竟抛不掉对方,低头看方发现,张凡双眼闭

    紧浑身发抖,手中的长剑不翼而飞,双手正紧紧抱着自己手臂,而且还用嘴紧紧

    地咬着自己衣袖不放,口水弄得整个胳膊都是,他无语道:「小凡,你弄脏我的

    衣服了。」

    张凡口齿不清地说:「不放,放了我就飞出去了。」

    此话出,惹得场上所有人哄堂大笑。

    「好吧!」

    高达无奈地点点头,转用温柔地语气说道:「我不甩你了,放手吧,这个样

    子成何体统,大堆的师弟师妹看着呢。」

    这话很管用,张凡立刻松开高达手腕,跳到地上胆怯怯地望着高达,尤其是

    被他口水弄湿的衣服,他觉得这次自己得罪了大师兄啦。

    此时,‘天权’脉所属的座席上,宋吴郑何四人再也看下去,张凡在擂台

    上越是丢脸,他们日后在‘天权’脉中的日子就越难过,玉书真人定然不给他

    们好果子吃,众师兄弟们也会鄙视他们,认为他们欺霸新人师弟,没有点身

    为师兄的气度。

    宋大勇大声喝道:「张凡,还不从擂台上滚下来,你嫌丢人还不够么?」

    张凡脸色顿时刹白,脸上充满了委屈之色,转对宋大勇胆怯怯地说道:「宋

    师兄,是小凡的错,是小凡学艺不精,让你丢脸了。」

    何大义也跳起来:「知道,还不滚下来!」

    看着宋何两人对张凡指指骂骂,张凡被两人的喝骂直压得不断后退,眼看就

    要跌出擂台外。

    高达也是肚子的气,身为首徒的他,清楚七脉各自为政,他没有资格去干

    涉‘天权’脉的私事,但是他就看不顺眼张凡这样懦弱,看不顺眼宋何等人如

    此斯凌新人,大声喝「没魄力,不英雄。你是要做辈子懦夫,还是要做刻钟

    的英雄。」

    张凡微微愕,转向高达,双眼神中充满丝期盼,使得高达热血上涌,

    也顾不得什么禁忌了;「你来这里参加‘论剑大会’目的是什么,就是印证自己

    ,超越自我,而不是为了你的师兄,而是为了自己!‘论剑大会’十年次,所

    有的青云弟子生只有次这样的机会。难道你连打完场比武的勇气都没有,

    做个缩头乌龟灰熘熘地任人取笑地跑去。就算自己只能坚持5招,哪也是5招真

    男人,无愧于自己。」」

    被高达喝,张凡回过神来:「5招真男人……」

    шшш.XB20.cоm

    眼神中缓缓有了丝火热,高达话让他有如醍醐灌顶,转首望向台下的自己

    四位师兄,在他们的眼中都对自己充满了愤怒与鄙视,再望了下高达,心中无由

    暖,「没错,几位师兄看轻自己,自己就这样下去的话,岂不会日后被他人

    所看轻。」

    「张凡,还不下来,你还嫌丢人不够吗?」

    那边高宋几人已经等到火冒三丈了,如果不是顾忌会场上各脉长老皆在,他

    们早就冲上去将其扯下来,张凡越是在上面待得久,他们往后的日子就越难挨了。

    「十年次!人的生能有少个十年,我要战到底!」

    张凡仰天大喝,话音落,整个会场的人只觉眼前彷佛豪光乍眼,大有狗眼

    被闪瞎了般。

    「怎么可能?」

    高达失声说道,眼前张凡气势徒变,身上那股怯弱之形全消,反而有股让

    人望然生畏的感觉!………………………………………………………………「砰」

    声巨响,张凡第十三次被高达打趴在地上,这次他再也无力起来,但

    他的脸上充满了笑意,因为这次他尽力了,用尽自己平生所学挑战那个‘青云

    门’年轻辈弟子中那至高的存在,高达大师兄,他不但没有看不轻自己,反而

    全力与自己比武,纵然自己每次都没法接下大师兄的招,但他能感觉得到大

    师兄对自己尊重,虽败犹荣。

    高达望着被人用担架抬下的张凡,暗中甩了下有些酸麻的右臂,这小子身子

    也太硬了,自己每次破招伤他,皆以剑面拍击为主,但不知为何每次拍击到在他

    的身上,都感得其身体非常之坚硬,隐隐中似有股异力在抗衡自己,到最后这

    股异力还强行反震自己,这就是‘道经’吗?担架架住张凡回到‘天权’宫处,

    众平日间被宋高何四人欺压的弟子们,纷纷围上来用着敬佩的目光望着他,他

    今天真是英雄啊,居然敢违抗这四位师兄的

    命令。

    玉书真人也过来看了张凡眼,发现其只是脱力而已,高达并没有下重手,

    便开声说道:「小凡,你做得不错,下去好好休养,为师改日亲自教你武功,绝

    对不会出现什么‘饭角让粽臭,官拜马猴’的‘躺尸剑法’的。」

    张凡咽哽地说道:「师尊,我……我……」

    玉书真人用手轻轻在其胸前按,股柔和的真气注入其体内,使张凡全身

    暖洋洋的受用无穷,柔声说道:「不用说了,为师都知道了,为师会处理的,你

    先下去吧!」

    说罢,挥手让门人将张凡抬了下去,然后神情冷,转对宋高四人冷冷说道

    ;「明日开始,后山菜地就让你们四个包住了。」

    「是的,师尊!」

    宋高等四人哭丧着脸应道,此次张凡在擂台这样闹,他们已经没有任何脸

    面反驳这个决定了,现在他们只能在心里暗骂张凡,但如果他们看到张凡被抬走

    时,听到他们被发配后山菜地,嘴角处露出丝得意诡笑,他们肯定会被活生生

    气死的。

    经过张凡这个闹剧之后,‘论剑大会’继续,接下来上台的路氏姐妹,她

    们都各自击败数个对手,拿到了开门红,让接连在擂台上战败的‘摇光’脉大

    大出了口气,水月真人的脸上也了几分笑容。

    ………………………………………………大会就这样直持续到了傍晚结束

    ,在第日的比武各脉都有杰出弟子争光,总算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各脉弟

    子也在自己的长老带领下有秩序地离场,高达本想追上林动问个清楚,无奈身为

    首徒的他有太的事需要处理,例如众弟子离开后,现在留下的各种垃圾需要

    他领人清理。

    「唉!总算了收拾得七七八八了。」

    几千人聚集在起产生的垃圾何其之,高达领着十几名师弟忙了足足将近

    个时辰方快收拾完,最后他走到最后‘天枢’座席最高处,居高往下望,会

    场清理得已经差不了,仅仅剩‘摇光’座席上还些许垃圾,十几名师弟正在那

    里收拾,高达总算可以偷了些小闹,股屁股坐下来。

    正当高达在喘息间,把头歪,却见道宫装靓丽身形正端坐在旁边,正用

    着种火热的眼神望着他,吓了他大跳,转首四望,发现众师弟正忙得热火朝

    天,没人留意这里,压低声线说道:「苏姑娘,不是应该是师婶……你……你…

    …怎么在这里!」

    苏茹轻轻笑,挪着身子坐到了高达身边;「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直在

    看你指挥师弟们打扫会场,你太过认真没有留意罢了。」

    「别坐太近,你是我的师婶!」

    高达心惊大吃惊,再次转首四望,欲抽离身子与其保持距离。

    「怎么?现在你知道我是你师婶啦!」

    苏茹却是突然发难,把抓住高达的裆部,隔着衣搓裤子弄起高达的肉棒起

    来;「前天你的胆子可大着呢,把人家奸得都走不动路了。」

    「哎哟……」

    高达忍不住倒抽几口冷气,这位师婶的技巧太历害了,仅仅肉棒被抓住,不

    急不慢的轻微套弄,却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快感,爽得他几乎呻吟出声来,大肉

    棒迅速抬起头来,将裤子高高顶起来,急辩说道:「那是因为你没告诉我你的身

    份,反而穿着身姑娘的打扮,说自己的家人是任平生,这不能怪我。」

    苏茹继续玩弄着高达的肉棒,笑道:「你难道不知道你的玉书师叔,当年回

    家参加科举时用的俗名就是任平生吗?」

    「我……我……」

    高达下子无言以对,身为晚辈的他可没有过去查问长辈之事,自打高达

    入门那天起,他对玉书真人的称呼就是直叫‘玉书师叔’,哪里知道会知道玉

    书真人的俗名,萧真人等长辈们也没有跟他提起过。

    「怎么?怕了吗?」

    苏茹狠狠地抓住高达的命根子,五只玉指紧紧收勒挤压着肉棒,爽得高达咬

    牙切齿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声,饶有兴趣说道:「当初是谁说自己不怕死的,原

    来也是个无胆匪类。」

    苏茹动作虽是放荡淫秽,但语气中却充满了对高达的鄙视,那是种眼前的

    人根本不是男人的眼神,下子刺激到高达热血冲脑;「你这个淫妇都不怕了,

    我有什么好怕,操你了次也是操了,操几次又何妨。」

    「好胆气,师婶喜欢,给你奖赏!」

    苏茹脸上顿时眉开眼笑,竟然俯身下来趴在高达的胯间,伸手脱下高达的裤

    子,将那根巨大肉棒放出来,开始慢慢地亲吻着,高达的脑袋都要炸了。

    苏茹妩媚地看了他眼,轻启朱口将龟头含住时,那种温暖、湿润、温柔的

    包围上来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美妙得让人不知道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师婶,下面有很的师弟啊!」

    随着苏茹的吞吐的速度越来越快,高达心里又惊又怕,他完全没想到苏茹竟

    然会在这种情况下给他口交,下面有这么的师弟,要是被人发现了,他们就真

    的死定了。

    但心里却又升起另种感觉,那种感觉很奇怪,心跳直是种很高的频率

    ,呼吸不痛快,种很怪异的感觉。

    在这股怪异的感觉刺激下,高达甚至有些想大叫起来,让众师弟们都来看

    看有这样位美女在给自己吃肉棒,而且这位美女还是他们的师婶,玉书真人的

    妻子,高达的心开始有些狂乱了,他忍不住伸出双手抓着苏茹的脑袋来回摆动,

    将她性感的樱桃小嘴当成小穴抽插起来。

    苏茹抬起眼帘幽怨地看了他眼,灵活的舌头也忙碌地乱抵乱舐,当高达开

    始缓慢地抽插起她的嘴巴时,发出了连串咿晤相闷哼声,那听起来像是异常痛

    苦的呻吟,恰好与她甘美的神情形成诡异的对比。

    「大师兄,我们已经收拾完了,现在可以离开了吧!」

    众师弟们收拾完最后的垃圾后,齐齐聚在‘天枢’座席下方,由于高达身

    处高位,跟前排又排的椅子隔阻,加上天色已黑,压根没有看到高达身前的状

    况。

    高达望了眼趴在胯间努力吃着自己肉棒的苏茹,又望了眼下面的师弟们

    ,心中说不出害怕与刺激,用着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没事了,大家先回去吧

    ,我还检查下再回去。」

    「嗯,大师兄,你的声音怎么了?」

    「没什么事,可能是有些口干了,师弟们先回去吃晚饭吧!大师兄,随后就

    来了。」

    「好吧!」

    众师弟们忙碌了天,饭尚且没有吃,也没有少疑问,向高达行礼之后

    便离去。

    「你这个淫妇,我操死你了!」

    高达看到众师弟们完全离去后,他的情绪也达到了顶点,勐烈顶,无情

    地将他的龟头整个撞入了人妻少妇苏茹的喉管里,马眼大开,股热炙的阳精喷

    射而出……

    武林沉沦 第二部(11)

    武林沉沦 第二部(11)

    -

章节目录

武林沉沦 第二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霸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霸道并收藏武林沉沦 第二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