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媒 作者:烟云尔

    分卷阅读59

    做媒 作者:烟云尔

    分卷阅读59

    一暖,面上不禁露了笑,难得逗趣道:“那你可把我房间收拾干净了,等我随时回去视察。”

    虞秉文也笑了起来:“那是自然。”

    傍晚的时候,乔荆带他们乘轮渡到了附近一处小海岛。

    海水清澈映着东升新月泛着粼粼波光。

    岛上树木森森,沿街矮楼林立。

    正逢旅游淡季,店开得不多,便是有也多是卖纪念品的精品屋或是餐饮店。

    岛上设施齐全,从学校到养老院一应俱全,甚至还囊括了一小片墓地。

    他们慢悠悠散着步,私以为以后来此处养老非常不错。

    “我烦躁的时候就喜欢来这处,”乔荆道,“风景不错,人也少,总想着带你们来看看。”

    骆攸宁道:“还好我们提早来了,等你毕业了岂不是要错过了。”

    虞秉文中途瞅见中央广场上的碰碰车,兴致勃勃想来一波。

    骆攸宁唾弃他幼稚,乔荆表示坚决不陪,可最终在虞秉文的软磨硬泡下纷纷下场。

    五颜六色的碰碰车挤着个大男孩委实有些可怜,它们摇摇晃晃了半天才肯发动。

    虞秉文刚拿了驾照,对着碰碰车也能开得风生水起,左撞这个右碰那个。

    乔荆最近刚抽出时间去学车,不过对着简单的碰碰车也算手到擒来,躲得是得心应手。

    唯有骆宁宁最笨,转了半天方向盘,被虞秉文挤得屡屡卡进了角落,最后还是场外工作人员看不下去,下场帮他把车开了出来。

    外头售票的小姑娘瞅着他们三人直乐,等他们走了还追出来送了张三张电影票。

    虞秉文笑嘻嘻道了谢,逗得小姑娘满脸通红落荒而逃。

    骆攸宁拿着电影票对着路灯照了半天,才发现是三张儿童影院的票,时间是明早八点,片名是《三只小猪》。

    闹腾半宿之后,三人找了间临海的小酒馆歇脚。

    小酒馆里请了驻唱。

    幽蓝色的灯光下,披着长发的姑娘抱着吉他坐在唱台上边弹边唱,她声音沙哑,娓娓情歌似踩在心尖,颤巍巍地诱着人沉醉。

    他们在小酒馆里点了小酒就着那情歌闲聊了半宿,临到打烊才离开。

    已是月上中天,只剩路灯在彻夜值守。

    海的那头是彻夜无眠的繁华都市,而岛上唯有清辉遍撒。

    细软的白沙在月光下泛着盈盈的微光,海水温柔拍打着海岸。

    腥咸泛在鼻尖,海风呼啸着带去昼日的烦躁。

    三人踩到沙滩踏着海水,最终找了处避风的地方,幕天席地摊成大字看星星看月亮。

    岛上的音乐学院深夜亦有钢琴声响,琴声悠悠如看不见的精灵盘旋不去。

    骆攸宁和虞秉文照例说不到两句话照例斗起了嘴。

    乔荆难得这般放松,身心仿佛俱回到了高中时代,简单而放松。

    他忙活了一天,这会是真疲倦了,枕着细沙,不知怎地迷迷糊糊竟睡着了。

    半梦半醒间,他还能听到友人在说话。

    “阿荆,你有交到什么有趣的朋友么?”

    “阿荆,我们都很想你。”

    第五十四章 尾声

    尾声 一

    骆攸宁脖间那道断颈血痕已淡无踪迹。

    尽管心底蛰伏的旧伤经年累月不曾痊愈,可如今脓水挤净瘤毒谴尽,随着时光流逝,总会迎来结痂的那一天。

    他们在翌日夜里回到了所生活的城市。

    出门不过两天,可再回到家里时两人却总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乔荆简单的煮了些燕麦牛奶,等出来时骆攸宁正蹲着客厅整理搬来的行李。

    落地窗帘帷敞着,望出去万家灯火点缀夜色,如星河漫漫逶迤远去。

    乔荆把热好的燕麦牛奶递给他:“之后想做什么?”

    骆攸宁道了谢,刚接过杯子,始觉触手暖热,喝起来温度恰好。

    他想了想,才道:“除了工作也就是加班吧。”

    乔荆问他:“还打算一个人住?”

    “那个人已经死彻底了,我可以继续回原来那边住了。”骆攸宁起身把喝到一半的牛奶放在茶几上,顿了顿低声道:“这段时间打扰你了。”

    “你跟秉文他爸妈商量一下,把那边房子卖了吧,”乔荆看着他,“搬过来跟我住。离你公司近不说,环境更好,两个人也有个照应。”

    “那可不行,”骆攸宁抬起头笑道:“乔荆,我们只是朋友,你帮我已经够多了,再这样下去我这辈子要还不起了。”

    乔荆深深望着他:“我的意思是,也许我们可以试试。”

    骆攸宁微微一怔:“什么?”

    “更进一步,比如——这样。”

    乔荆面向着他低下头,英俊的面容倒映眼眸深处,依稀还在当年那昏暗的影院,他心里那颗稀里糊涂被埋下的种子,悄然发了嫩芽。

    于是呢喃低语便这么融化在唇舌厮磨间。

    是一个温暖的吻。

    尾声 二

    乔荆最终没再将那罐虞秉文坟前新土还回去,而是摆在了书房如常供奉。

    骆攸宁把他在永宁寺求来的另一串护身符挂在了那瓷罐罐口,符纸下面坠着一串形状精巧的猫咪铃铛。

    虽说是铃铛,可里头却没有能发声的铜舌,庙里的和尚说是安魂铃,能辟邪。

    白釉瓷罐静静蹲踞案前,似期间的浮雕山水,自安一方好天地。

    骆攸宁随手擦去供桌边缘的浮沉,看着那瓷罐突发奇想,小声道:“你还在的话,就摇摇这个铃铛?”

    屋里门窗紧闭,帘帷低掩,连风也不曾光顾。

    乔荆在客厅唤他出门,他自嘲地笑了笑,转身出了屋顺手带上门。

    他没听到,在他关门的刹那间,沉寂的屋内倏然响起了一串清脆的铃铛声。

    一缕阳光透过窗沿帘缝攀落瓷罐,照得光晕流转,白瓷生雾,映得时光静谧,岁月晴好。

    那窗边虚白的人影便似和光同尘。

    分卷阅读59

    分卷阅读59

    -

章节目录

做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烟云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云尔并收藏做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