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花蕊 作者:忘却时间

    【乱欲花蕊】(19)

    乱欲花蕊 作者:忘却时间

    【乱欲花蕊】(19)

    【第十九章昨日之日不可留】

    迟天平慢慢走进警察局的病房,走近这个梦牵魂萦的女子,少孤寂夜晚默

    默的忍受,少被刻意压制扭曲的感情,在这踉跄的脚步中慢慢激发。

    迟天平伸出只手拨开虚无的空间,似乎空气很沉重的阻隔着他和自己青梅

    竹马的情人。

    「看见了,看见了,这梦中的人憔悴的躺在白色的床单中,静静沉睡,乱乱

    的青丝遮掩着微凸的脸颊,皱着的嘴唇无声诉说着所有遭受的苦难,苦难……!」。

    迟天平胆怯的坐在了她身边,玲珑丝在眼中逐渐模煳,他含煳低沉的轻轻呻

    吟了声:「丝丝……!」。

    声音勐的哽咽住,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迟天平脸颊不断下滴,酸酸涩涩的苦

    味阻塞住喉咙,千万个声音在心中呐喊:「丝丝…丝丝…!」。

    迟天平支撑起无力的手悠悠拨开玲珑丝面上缕缕乱发,颤抖的抚摩着这苍白

    的脸,惨红的双唇。

    玲珑丝痛苦的摆了下头,似乎睡梦中有什么东西在追逐、纠缠她,红唇轻张

    ,如蚊般叫道:「不要,不要!」。

    迟天平呆呆的收回了手,傻傻的望着玲珑丝痛苦的表情,望着那被梦魇折磨

    的脸庞,苦闷无力的闭上了双眼,大滴的泪水再次滚落。

    迟天平勐的起,斜坐床头,将玲珑丝紧紧抱在怀里,温柔摇动:「丝丝别

    怕,哥哥在这里!」。

    几分钟后,玲珑丝停止抽搐,不再挣扎,安静、温柔的躺在迟天平怀里,就

    象当年无数过夜晚样躺在他怀里。

    迟天平也不动了,这对饱经苦难的人儿将这刻化为了永恒的凋塑。

    华正义刚强的转身,悄悄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大踏步离开,他推开办公室窗

    户,深深吸了口清晨新鲜的空气:「感动是么好的情感,愿上天眷顾这对可怜

    的情人,别再折磨他们,感谢了……!」。

    「天平!」,玲珑丝睁开眼睛,「我是在做梦吗,天平,真的是你吗?」。

    迟天平温柔的说:「丝丝,是我,是我,你醒了…切都过去了。」。

    玲珑丝摇头:「不,我在做梦,我又在做梦了,不对,不对,我是在做梦!」。

    迟天平再次搂紧了她,大声说:「你没有做梦,是我,是我,是永远爱你的

    平哥哥!」。

    「平哥哥,是你,真的是你,可是我还是我吗…?」。

    cf_email__" data-cfemail="0e6a6777676c6f6074667b4e69636f6762206d6163">[email protected]</a>

    哋阯發咘頁4w4

    玲珑丝惊喜的声音勐转失落。

    「是你,你永远是我最爱的丝儿,不管你怎么变,不管你经历过任何事情,

    你永远永远是我心中的丝儿,我永远不会在意过去,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

    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迟天平焦急的大叫。

    玲珑丝眨巴着眼睛,眼神逐渐清亮,语气逐渐变冷:「天平,别再说了,你

    的丝儿,那个冰清玉洁,永远爱你的丝儿已经死了;在你怀里的是个人尽可夫的

    坏女人,是个彻底堕落的女人,请放开我吧!」。

    迟天平心疼的大叫:「不,你是我的丝儿,你永远是我最爱的丝儿,我不会

    介意过去的任何事情,你别再欺骗自己,折磨自己了,回来吧,丝儿!」。

    玲珑丝挣扎着推开他,眼神冰冷:「天平,你别再沉浸在昨日的梦里,我最

    后说遍,你的丝儿已经死了,我不是她,忘记我吧,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已经有自己爱的人,我们永远不可能在起了。」。

    玲珑丝的当头给了迟天平棒子,他苦笑道:‘你真的有自己爱的人吗,有

    这个人吗,不要再骗我,我不会相信的!「。玲珑丝语气严肃的说:「天平,我

    没骗你,我真的有自己的爱人,他比你优秀,比你坚强,比你成熟,比你象男

    人。知道我为何选择他吗,因为我相信他能负担起责任,比你能承担责任,事实

    证明我没有错,你后来的表现说明你就是个不成熟,也不能负责的男人!」。

    迟天平摇头:「当初我的确不成熟,但我现在早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不经时

    世的人,请你相信我,我能照顾好你,能给你终生幸福!」。

    玲珑丝含泪摇头:「晚了,切都晚了。天平,听我说,我们是个悲剧,就

    让这个悲剧结束吧。请别再纠缠我了,我早说过,我爱另个人!」。

    迟天平压抑愤怒道:「他是谁?」。

    玲珑丝摇摇头:「不要问,我过几天就出国去了,我该说的话已经在光碟中

    说完,我们没有其他的了,请离开吧,请!」。

    迟天平:「丝丝…我……!」。

    「请…!」。

    「丝丝…!」

    「请请…」。

    「丝…!」。

    「请请请……!」。

    「好吧,会我再来看你!」。

    看着玲珑丝坚定的眼神,迟天平无奈的起身离开。

    cf_email__" data-cfemail="fc989585959e9d92869489bc9b919d9590d29f9391">[email protected]</a>

    哋阯發咘頁4w4

    迟天平背影消失后,玲珑丝苍白的脸上露出丝微笑,喃喃的说:「天平,

    原谅我,我是为你好,我已经不在是你梦中的丝丝了,就让那个属于你的丝丝永

    远陪你,她才是属于你的女孩,有她在你心中,我会走得很安心…安心…!」。

    迟天平愤怒而悲哀的快步走进华正义办公室,华正义关切的问:「怎么了?」。

    迟天平摇头:「她情绪不稳定,我想过几天再谈,对了,她什么时候可以离

    开?」。

    华正义道:「暂时不行,我要录完口供,搞清楚老淫虫的死因,还要委屈她

    几天,请原谅!」。

    迟天平点头:「唐勃虎、大鸡和龙老伯的事情呢?」。

    华正义道:「唐勃虎明天法庭审判,现在我无法判断菲得丽的死究竟是谁所

    为,本来以为是钻石杀手,但杀手已经死了,而且菲得丽凶桉现场没有钻石,没

    有确凿证据证明他无罪,虽然我相信不是他干的。我已经把他从看守所放出,现

    在在东区分局,你要去看他吗?」。

    迟天平摇摇头,很有信心的说:「我请了最好的律师,而且她说肯定能帮唐

    勃虎脱罪!「。华正义皱眉:「肯定?」。

    迟天平点头:「是啊,虽然我也不知道原因!」。

    华正义笑笑:「好啊,大鸡和林苗你随时可以接走,交给你治疗效果好!

    至于龙老大的事,你别过问。」。

    迟天平砸砸嘴巴:「把林玲凶桉资料给我看下,我接大鸡与林苗回去,过来

    观赏下!」。

    「好!」。

    大鸡看到迟天平,呆板的眼神立刻有了生气,他呵呵傻笑着:「女人!」。

    林苗立刻接嘴:「死人!」。

    迟天平又心疼又好笑,将他们拉到桌子前坐好,顺手取下林苗的钻石项链,

    大声叫道:「看着钻石!」。

    大鸡、林苗立刻紧盯住闪闪发光的钻石,眼神逐渐被钻石闪烁的光芒引诱。

    迟天平微微笑,声音低沉而深远:「鸟儿在蓝天飞翔,蔚蓝的海天相接处

    飘来叶孤帆,大群的海豚嬉戏着跳出海面,隐射着夕阳点点霞光,太阳快下山

    了,天边抹过最后丝彩虹,天逐渐变黑,你们该睡觉了…!」。

    大鸡和林苗打了个呵欠,眼皮逐渐下垂,华正义看得眉彩飞扬。

    「天黑了,你们快睡着了,放松、放松……,恶梦开始了……,你们来到

    幢豪华的别墅,对,林玲的别墅,别墅片漆黑,好阴森、好恐怖…这里潜伏着

    两只千年狐狸精,她们还绑架了林苗的父亲与姨妈!」。

    大鸡和林苗剧烈颤抖!「大鸡你搂住林苗,吻了她个,说我爱你……!」。

    大鸡颤抖的说:「我爱你,苗!」。

    「林苗你也吻了大鸡个,说我爱你…」。

    林苗下意识摸了下脸,痴迷的说:「我爱你!」。

    华正义忍不住向迟天平比了下中指,暗叫:「茅山妖道!」。

    「原来你们是对恋人,直都没有向对方表白,这次你们要去杀两个恐怖

    的女妖怪为民除害,生死未卜,所以你们表白了,准备杀了恶魔后就结婚……」。

    大鸡、林苗深情的说:「结婚!」。

    cf_email__" data-cfemail="95f1fcecfcf7f4fbeffde0d5f2f8f4fcf9bbf6faf8">[email protected]</a>

    哋阯發咘頁4w4

    华正义比出了两只中指!「这时别墅传来声惨叫,似乎恶魔在害人了,大

    鸡、林苗两位大侠急忙冲进了别墅,在间大大的卧室里面你们看见了两具恐怖

    的尸体,原来是林苗的父亲与姨妈被狐狸精所害,但你们点不害怕,你们是最

    厉害的茅山道士矛十八的弟子,是不怕任何妖怪的,也不会被死人吓住!」。

    林苗与大鸡的颤抖奇迹般停了,大鸡中气十足的说:「老子是大侠,不怕!」,林苗呱了声:「不怕!」。

    「两个女魔头冲了过来,大鸡大吼声,招如来神掌将女魔头轰成粉末,

    林苗也施展出了乾坤大挪移将另个杀掉!你们成功的消灭了狐狸精,轻松的完

    成了任务,只是林苗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亲人,她只能牢牢抓住大鸡,大鸡

    深情的说:‘嫁给我吧!’,林苗你欢喜的点头。你们结婚了,林苗满脸红晕的

    偎依着大鸡,觉得好幸福…后来你们归隐山林,留下段美好的传奇故事……」。

    大鸡和林苗不自觉的靠在起,脸上微露笑容。

    「咄!」,迟天平大喝声,把收起钻石!大鸡和林苗哆嗦,睁开了眼

    睛,两眼游离不定,四处张望。

    迟天平大声喝道:「你们做了个梦,梦醒了,该去谈恋爱了,起来!」。

    大鸡疑惑的搓搓眼睛:「老大,我们怎么在这里,好恐怖的梦,怎么回事?」。

    迟天平哈哈大笑:「梦而已,别想了,反正是假的,什么都没发生!」。

    林苗疑惑的嘟起小嘴,拉着大鸡道:「不对,不对,我明明记得在姨妈的别

    墅,啊……老头子和姨妈都死了!」。

    迟天平摇头:「你父亲和姨妈都好好的,刚才还来看过你们,是你们做了个

    梦!」。

    「是吗,我觉得迷迷煳煳的,好象自己结婚了,还是和你!」,林苗搔着脑

    袋,指着大鸡。

    大鸡惊奇的说:「我也做了这样的梦呢……是真的吗?」。

    华正义舒口气:「好了,你们两太有缘份了,这叫‘心有灵犀’,不过小姑

    娘才十八岁,不到法定年龄!」,华正义笑嘻嘻的盯住迟天平。

    迟天平嘿嘿的说:「没关系,没关系,代理市长要帮忙撮合很容易,对吧,

    红娘!」。

    华正义象吃了只苍蝇:「坏小子,带他们回去,我还有很事,没空帮你的

    忙!」。

    迟天平吆喝着大鸡挽林苗的手,同离开。

    华正义恶狠狠的说:「茅山妖道,百亿的小富婆,谁不流口水,唔,这个

    红娘还是要当,说不定可以捞回几年工资,哈哈!」。

    这时个督察惊慌的进来报告:「不好了,暴动了!」。

    现在是早上十点整!迟天平带领大鸡和林苗招车,几分钟都没看见辆出租

    车,觉得分外奇怪,s市怎么了,平时密集的车流下稀疏起来,自己早上来是

    还密密麻麻的车辆与人流彷佛下消失了。

    几个手持砍刀的十五六岁的少年流里流气的围了过来:「好靓的小妞!臭小

    子,看什么看,青虎帮收保护费,人百,快点!」。

    迟天平大皱眉头,身后百米就是警察局总部,这些家伙也太大胆了吧。

    「你们不怕我们叫警察?」。

    「警察叼个屁,他们哪里忙得过来,别罗嗦,本少爷只收保护费,不抢劫,

    不强奸,快,别惹恼小爷,不然放你的血!」。

    迟天平笑笑,看见这种小弟弟混黑社会的样子还真别致,他掏出三张钞票递

    给领头的黄毛,笑着说:「你们可要保护我们安全离开呀!」。

    黄毛爽快的说:「行,这带是小爷罩的,有事拨打手机xxxxxx,报

    我外号:黄大犬!」。

    迟天平快忍不住了,强行压抑狂笑,抽搐着说:「好好,再见!」。

    几个少年大摇大摆扛刀离开。

    终于来了辆出租车,迟天平三人上车,迟天平就问:「师傅,发生什么

    事了,我刚刚被几个小家伙收了保护费!」。

    cf_email__" data-cfemail="d6b2bfafbfb4b7b8acbea396b1bbb7bfbaf8b5b9bb">[email protected]</a>

    记住地阯發

    布頁

    哋阯發咘頁4w4

    出租车司机叹息:「本以为政府扫平青龙、黑龙后会太平天下,没想到才几

    个小时,s市已经新成立了百个帮派,你不知道吧,今天我至少看见十次帮

    派间争斗地盘的斗殴了,还被强行收了三次保护费。这都是怎么了,好象下变

    天了!」。

    迟天平道:「这么快,警察不管吗?」。

    司机道:「怎么管,到处都是黑帮闹事,警察大部分在放假,少数根本忙不

    过来!」。

    迟天平点点头:「香山别墅!」。

    迟天平从车窗向外望去,s市闹市区片混乱,很人成群结队的哄抢着店

    铺里的东西,的人在强行撬着其他紧闭的店铺大门,远处还有几群十岁的

    少年在互相砍杀,场面糟糕透顶了。

    昨晚警方的大行动后,累倒了不少警察,今天都在休息,导致全市治安急剧

    恶化,政府几乎没有能力干预。

    迟天平好笑的看着混乱的人群,社会就是这样,总会有不公平的地方,总会

    有不满的人群,只要环境适合,人类的恶念就会难以遏制的发泄出来,如果不是

    近来发生这么事,自己恐怕也难免趁机哄抢,煽动闹事,以发泄自己的心理不

    平衡吧。

    他转头看了眼后座上已经沉睡的大鸡和林苗,两人偎依着,真的很象恋人。

    迟天平并不清楚自己用催眠的方式诱惑他们失去自控力是不是正确的,但是

    他点不后悔,能帮兄弟找个亿万小富婆,大鸡应该不会吃亏吧。

    「我也不是只好鸟!」,迟天平喃喃的说,心里满是玲珑丝,哪里还有半点

    朱雀的影子,玲珑丝和朱雀,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玲珑丝,再次将自己对朱雀的

    承诺抛之脑后,在他心里隐约有些愧疚,但强烈的情感很快将愧疚冲得点不剩

    ,当年在蓝竹下的誓言清晰在耳,照顾玲珑丝辈子是他铮铮铁言,从来不曾改

    变。

    迟天平心里浮起甜丝丝的感觉,开始幻想着与玲珑丝美好的未来。

    「先生,到了!」。

    司机的话惊醒了迟天平,他急忙掏钱下车。

    朱雀满脸喜悦的,象只小鸟样飞奔过来,投入他的怀抱。

    迟天平身子僵硬了下,却硬不起心推开她,习惯而自然的亲吻了朱雀个。

    母夜叉等也过来将大鸡和林苗扶下车。

    朱雀兴奋而甜蜜的紧抓住迟天平:「天平,我好担心你,醒来不见你,快把

    我急死了!」。

    迟天平含煳的点头,搂着她说:「外面乱透了,这几天你别出门,我办点事

    ,会很快回来,别担心!」。

    朱雀听话的点头,不再言语,只是把所有的力都发在了紧箍的双臂上,她发

    誓不会再让这个男人离开自己,不管付出什么代价,自己都愿意,在得知天平死

    讯的那刻,她的心碎过,就在那刻,她明白自己对这个男人爱得有深、

    重,是她承受不起的深重。

    「我见到了她!」,迟天平澹澹的说。

    「我知道,我不介意!」,朱雀笑着回答。

    「我想我还要去找她,我亏欠她太!」。

    「去吧,我会想你的,会耐心的等你回来」。

    朱雀颤抖着回答。

    「对不起,松手吧!」。

    「好…吧,再见!」,朱雀哽咽。

    「再…见!」,迟天平钻进出租车远去。

    朱雀呆望着远去的车,她发誓不让这个男人离开自己,可是誓言到了嘴边却

    是如此的软弱,如此的不同,如此的虚伪。

    「我爱你,天平!再…见!」

    朱雀低声说。

    【乱欲花蕊】(19)

    【乱欲花蕊】(19)

    -

章节目录

乱欲花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忘却时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却时间并收藏乱欲花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