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魔邪灵 作者:白纸

    圣魔邪灵 第二部 第一集 10

    圣魔邪灵 作者:白纸

    圣魔邪灵 第二部 第一集 10

    第十回:妖后

    东之国王城内邪恶的淫戏持续了天夜之久,污秽教堂内到处都充斥着精

    液与淫能,在这场仪式里所有狼人几乎把能量全都奉献给了碧莉丝,他们虚脱横

    躺、无幸免,不仅退化回人形甚至连起来力气也没有。

    被玷污的皇后浑身躺卧在小池精液泡里,意识昏厥并间续地抽搐着,身为

    法教会的最高领袖,妲莲娜本身拥有超越常人的免疫力与抗体,甚至在狼人想侵

    犯她时就能让秽血劣化而致命,但碧莉丝对母亲所施加的『幸福魔法』似乎又

    为厉害,竟让这项圣职者本能瞬间变得毫无用处。

    摩拉达依照指示将妲莲娜送回特殊房安置,而领主们也被搀扶到客房里

    休息,并且备妥鲜血与人肉好生地伺候着,余下只剩王座上那头巨狼,依旧使劲

    不停抽插着碧莉丝身体。

    「啊哈……亲爱的……啊啊啊啊……好烫……流……流在里面……啊啊……

    再深点……射在里面吧……啊啊啊……好棒……好舒服……啊哈!」

    碧莉丝的表情淫荡极了,双眼痴迷地呻吟尖叫,她非常享受这种从背后被野

    兽硬上的粗暴滋味,个月来肉体已经对于过激兽交变得无比热衷,每次都要让

    体型反差甚大地巨狼连续干个十几回才肯罢休。

    「啊啊……哈……哈哈……好美……啊哈……亲爱的……肉穴都要变形了…

    …啊啊啊……这么用力……会……会坏的……啊啊啊……」

    「呼啊!呼!呼!」此时两人尾巴又交叉地纠缠在块,巨狼躯体也变得越

    来越大、越来越邪恶,背部甚至长出六条人形手臂,伸长地肢体就像巨型狼蛛,

    还把碧莉丝下体给吞进了自己身体内。

    「啊啊……又变异了……啊哈……哈哈哈……人……人家……高潮的……停

    不下来了……哈……哈……啊啊啊啊……」对于巨大狼蛛把自己吞进体内的情况

    碧莉丝竟似丝毫不觉恐惧,反而因为彼此神经连结而变得亢奋异常高潮不止。

    「唔唔……哈……唔……」最后巨狼连头部也开始异变了,肥舌以下像异形

    花瓣般裂成四片各自缠住碧莉丝脖子,除了茎体不停送进嘴巴抽递外,四周蔓延

    的无数条细丝还伸进了耳朵、鼻孔与嘴巴里,不停吸取淫能,甚至黏成块,将

    碧莉丝整脸洒满恶心浓汁,不停涂抹还沾湿全身。

    「波……波波……波……」不会功夫碧莉丝就被完全吞进了狼蛛体内,并

    且慢慢幻化成团硕大地肉蛹,外裹的兽皮渐渐枯萎脱落,形成乳白色的虫蛹默

    默滚到了王座下,表皮还在抽搐地泊泊蠕动着,依稀能从半透明壳体内看见

    两具明显的男女人形。

    就在鸦雀无声的教堂里,此时却传来女子笑声回荡在整个厅堂内。

    「呵呵呵,你做的非常好。」蛹体里女子声音穿透了肉壳直接窜入男性身体

    内,并且他肚子上还连结有条像脐带般地供血管,从女人的肉穴里泊泊地吸取

    着养分,两者模样诡异万分。

    「醒来吧,我可爱的小仆人。」女人声音又变得加响亮了,这次叫唤男

    子终于完全清醒过来,并且应声跪拜地臣服于她的脚下。

    「是的,奴才清醒了,尊贵的主人。」猥琐地形体淫笑着看了看四周,空间

    彷佛是无垠无尽地黑暗,除了面前光明照耀下的女主人外,其余什么东西也看不

    见。

    「嗯,事实证明你确实够资格,连这么严苛条件都能达成了,不枉你是天生

    贱格又阴险的卑鄙小人……」

    <шшш.XB20.cоm>

    「嘿嘿……主人,奴才不是很懂您的意思。」巨狼的人形体陪笑地说道,毕

    竟女主人掌控着自己生死,就算她再怎么奚落也只能当成是种赞美。

    「难怪虐魔巴斯布会这样极力推荐,看来冥冥中是注定好的,你生前是名靠

    盗猎拐骗维生的猎户,被血魔女王收买才带着碧莉丝来到堕魔居所,这些你还记

    得吗?」

    「我……我是猎人?」人形体诧异道,他似乎隐隐记得曾与主人做过交易,

    出卖自己灵魂,但再那之后就连名字也说不出来了,甚至也渐渐地记不住,没想

    到最终退化到来连自己是谁都全忘光了。

    「奴才脑袋现在点印象也没有,除了跟碧莉丝有关的之外全都不记得了。」

    「很好,那就表示我的性兽之力『秽狼』最终取代宿主意识,除了狡猾的人

    格特质外,身心都变成头真正的野兽了。」

    「性兽之力?」

    「没错,性兽之力是我与蛊夙该创造出来的淫能生命体,只有我与翡兰珞缇

    知道怎么使用,你还有对女王蜂与铁角兽的姊弟,负责其他任务。」女人声音

    似乎是因为对方刚刚觉醒脑袋里片空白,所以特别耐住高傲性格娓娓道来。

    「原来如此……那……我原来的记忆呢?」人形体继续地追问道。

    「那些点都不重要,你的表现值得棒地奖励,经过婚礼仪式之后秽狼性

    兽已与黯毒之心『贪欲』完成融合,如此来将成为我的戒灵,替我好好看管碧

    莉丝。」

    「贪欲……什么是黯毒之心?」人形体有些难以理解,自己好像从碧莉丝意

    识里经常感受到这样的名词,但始终不理解那到底是什么样东西。

    「碧莉丝是继承千年血脉的人族圣女,但在失去圣女之心后被蛊巴斯植入两

    颗黯毒之心以维持生命,其叫『淫欲』,另颗就叫『贪欲』。」

    「她的这副躯壳之所以能幻化出黑魔女王,就是因为淫欲之心藏着爱娜菲丝

    的灵魂,如今空着另颗邪心则被我注入珍藏的秽狼血,与巴斯布起合作造就

    出今日的你。」

    「那么……现在这颗心脏不就是……我跟碧莉丝共有的?」人形体摸了摸自

    己胸口,但在幽暗的意识体内切感觉都不太真实。

    「可想得美,你不够资格拥有堕魔血肉,只配当个看守者而已,就算拥有碧

    莉丝身体、成为她的丈夫,终究不过是替主人们守护戒灵女王的替代品而已。」

    女人的解释让人形体略感失望,但那声音又继续地说道。

    「真正完整拥有碧莉丝全部的是七名堕魔,在誓约下戒灵女王才是他们共享

    的淫妻,对碧莉丝而言这些邪灵像是神般的存在,不管日后跟什么男人有过

    爱恨纠葛,都不可能背叛心目中的神,只能以『哈奴』这样自贱方式来尊称着这

    些堕魔众。」

    「哈奴?」人形体并不清楚那意思,里面含义在堕魔咒语中属于潜意识地自

    我催眠,也是种对于神之敬称与对支配者的崇拜。

    每当碧莉丝对着堕魔说出句哈奴时,其实就是又次的自我催眠与矮化,

    让自身变得越来越渺小,变得越来越崇拜对方,直到深陷迷恋无法以其他名词称

    呼为止。

    「那么我能使唤这棵心脏吗?它好像会源源不绝地散发能量到我胸口,感觉

    十分特别,偶尔又像似从我心脏里的血液往碧莉丝身上流去?」人形体困惑不已

    地问道。

    「这倒可以,淫欲与贪欲是支撑碧莉丝活下去的动能来源,旦『淫欲』过

    盛行为举止就会越来越像爱娜菲丝,甚至被其意志附身,若是内在全被『贪欲』

    占据自然就会越来越偏向你,当淫能足够时甚至还能变身合体,不管声音、行径

    都会契合无间。」

    <шшш.XB20.cоm>

    原来是这样!哈哈哈!这下子我终于明白合体是怎么回事了,哈哈哈哈!

    「人形体喜出望外地大笑道,但左胸乳头上却开始感觉阵刺痛,没久

    枚刻印狼头纹路地小乳环就浮现在他胸膛上。

    「这……这个是……」

    「嗯,差不也该出现了,那就是戒痕,是戒灵与主人订约后的种表现,

    寻常人看到只是般戒子,唯有同为戒灵之人才能感受它无形威力,所有堕魔铸

    造的戒子中只有我是成对的双戒,你左乳既然出现『贪狼』,那另枚『蛛邪』

    定是还在碧莉丝的右乳上。」

    「那这东西到底有何特殊能力?」人形体摸了摸乳房上的小戒子,似乎点

    也感受不到它与寻常饰品有丝毫不同之处。

    「你的问题真!哼哼,也罢……现在就像张白纸告诉你些省去日后麻

    烦,堕魔原本是七名最厉害的邪灵,但被击败之后受诅咒成了不能施法的地精,

    可是这不表示他们失去了魔力,既然不能自己魔法,那他们就把能量转嫁到特殊

    的魔戒上,透过与『戒灵』之人签订契约,身上有『戒痕』者将可自由使用他们

    的魔法与魔力,相对的也必须付出种叫『淫能』的邪力供堕魔享用。」

    「也就是说……我能自由使用原本属于堕魔的力量?」人形体再次惊喜地

    露出兴奋表情。

    「没这么简单,想要获得力量就必须增强碧莉丝对淫乱力量的吸收能力,

    你现在拥有我的戒痕,就得照我意思令碧莉丝制造出淫能,直到这身体够资

    格配戴其他戒子才行。」

    「所以之后碧莉丝身上的戒痕会越来越,变得越来越厉害?」

    「差不是这样,虽然戒之力会逐渐增,但心脏也只有两颗,所以戒痕越

    对你只有好处,何况淫欲内的爱娜菲丝不会存在太久,『明王』绝不可能只替

    堕魔看守着戒灵女王,哼哼,这只是比姆的野心还未显露出来而已。」

    「比姆又是谁?难道也是名邪灵?」人形体的好奇心忍不住又继续问道。

    「你只需记住,她身体里目前仅有两种『戒痕』,其是我的,还有枚是

    比姆的欲之戒,但他的力量属于爱娜菲丝你无法使用,等日后吸收的淫能越来越

    大,配戴齐七枚堕魔戒后,碧莉丝就将是所有邪灵共同创造的戒灵女王。」女人

    详细地将碧莉丝情况诉说了遍,但并没有将自身这对堕魔戒其实足以承载所有

    堕魔魔力之事实给说出来。

    「这……这戒痕如果真这么厉害,为何还要全部汇集到碧莉丝身上呢?各自

    找合适人选不是为容易?」人形体不解,这种连小孩都清楚的大篮子理论,为

    何堕魔们还执意要这么做呢?不怕那天你争我夺最后无所有?

    「说穿了还不是为了地精诅咒,堕魔当然可以找任何资质佳的人类来当戒灵,

    如同法兰奇被巴斯布看上那样,但这只能令堕魔暂时恢复邪灵体,不能劳永逸

    地解决根源。」

    「那么……」

    「够了,你已经知道的够了。」女主人终于显露出不耐反应,但在她回答

    这么问题的这段时间里,手边似乎也正进行某种对方看不见的特殊仪式。

    「但是主人……我该如何使用贪欲之心?」

    「慢慢的你自然会知道如何使唤这股力量,反倒是要想与『贪欲』加融合

    的条件就非常严苛,必须贪婪、阴险还要够懦弱,集成所有下流淫贱的卑劣属性

    才能勉强达成。」

    「这么说……哈哈……真是受宠若惊!哈哈哈哈……」人形体呵呵地讪笑着

    自己,他的脑袋记不得过去的事,但这话听来很明显能当上狼王全因自己够卑鄙

    的关系。

    「人类本来就具备各种心性潜质,只可惜碧莉丝圣女之心内的各种优越人格

    早已经先步被『淫欲』给接收差不了,『贪欲』内才会剩下人性卑劣的丑陋

    根源,加深契合难度,能被选中定是因为你曾被碧莉丝百般嫌恶过才对。」

    人形体虽不想承认,但也只能接受女主人对于自己的这种评价,若从单纯善

    良的圣女公主角度来看,除了伊斯特之外,似乎也只有这名卑鄙猎人能勉强符合

    这样的条件。

    「别担心,秽狼性兽是我最得意的创造物,只要看守好碧莉丝自然不会亏待

    你的。」就在她说话的同时,整颗肉蛹却似不停地剧烈颤动,彷佛有什么东西既

    将要快破壳而出,情况显得激烈异常。

    「好热……这……这是怎么回事?唔唔……我的头……身体像……像要裂开!」

    人形体突然察觉从四面八方袭来地炙热感,内心不由得也慌了起来。

    「不需要抗拒……嘿嘿嘿,我说过你会得到自己应得的奖励,耐心地接受主

    人们的赐予吧。」

    「啊啊!主人!我……像要烧起来了!救我……呼呼!啊啊啊啊!」人形的

    意念体果真随即就燃烧了起来,就像投入熊熊烈焰般顷刻间就化成了灰烟,被

    卷进到另股黑洞漩涡里去了。

    「啊啊啊啊!」

    「别害怕,你本是个卑贱的下等生物,想要脱胎换骨成为配得上戒灵女王的

    丈夫……定是需要经过千锤百炼般细腻雕琢才行,猥琐形貌肯定不行,若不能

    蜕

    变成颠倒众生地妖娆俊俏,又岂能称得上是我赛娜蒂的得意作品呢?嘻嘻嘻。」

    「呵呵,能够得到阴魔族首脑的倾心调制,你这污秽生也算活的够值了。」

    然而就在即将消逝的幽暗意识内,没想到竟然出现了另名女子声音。

    「拥有魅魔、妖后与狂王三种不同特质的男人应该长成什么模样?光是想象

    就让人满心期待,哈哈哈。」女主人声音同时开心地交谈着,喜悦之情也溢于言

    表。

    「都给我闭嘴!」句低沈叱喝打断了两女间的谈笑声。

    意念体之外巨大的肉蛹旁却见三名鬼面人分方,掌心里皆连结条细线

    源源不绝将血液与能量灌住到蠕动中的邪物里去。

    「呕呼!」矮小的鬼面人摘下面具,口吐黑幽幽地大量冥血往肉球里飞快窜

    去,这些血液原本属于名叫『黑锻冥神』的邪灵,如今就只剩下浓郁地冲天妖

    气,灵体被吞妖狂王给炼化掉了。

    紧接着魅魔夏雅也从体内窜出四条蛇身游走肉蛹内外,这项性兽之力是她最

    熟捻的邪能之,分别具有不同属性,最后主掌淫乱地『沙陀曼蛇』与智慧的』

    魅悦莎蛇』分别找到适合寄生处便钻了进去。

    她所施展的性兽之力可说与赛娜蒂截然不同,体内每项邪能都是属于自身

    操控的杀人武器,当必要时才作调教之用,但姊姊妖后的能力却是每具性兽都

    拥有着自我意识,平时作为保护自己或执行命令之用,这点从两人性格与能力差

    异上就可明显辨别出来。

    最后轮到了妖后赛娜蒂,由于她体内尚处修补淫力状态难以再行分裂邪能,

    但她依旧把之前擒获的魔将巫牙罗给化成能量灌注到这头狼身上,由斯可见三人

    对于『贪狼戒』戒灵的守护者角色有么看重。

    时间就这样缓缓分秒地流逝着。

    直到又过了夜「波波……波……噗吱……波波……」

    巨大的肉蛹终于开始破壳了,脆裂下的碎片很快融成滩腐烂黏液,缓缓将

    里头人影给现出形体。

    <шшш.XB20.cоm>

    倒卧在地的湿粘女子下体牵着条像脐带般的东西,尽头另端缓缓爬行起

    身的……竟然是名婴儿!

    「唔……唔呼……呼……」雪白可爱的男婴点都不哭闹,他转身看了看四

    周,先是扯断连结的脐带,再用蹒跚地小脚步点点往前爬,直到爬近到名

    女子脚跟前才被人抱了起来。

    「哇哇!哇哇哇!」婴儿直到贴近女子脸蛋时,才像撒娇般地哇娃大哭起来

    「嘿嘿,可爱的小东西,我等你很久了。」说话的女主人脸上已经拿下面具,婀

    娜姿的姣好身材让年近四十的蕊蜜拉皇后看上去不到二十岁年纪,但是沉着自

    若地威严姿态显得与这美貌青春气息有些格格不入。

    「饿了吗?想喝奶是不是?」如今赛娜蒂已渐渐习惯蕊蜜拉的身体,雍容华

    贵地东之国皇后虽有半褐色皮肤的异族血统,但肌肤看起来仍旧白皙通透,奶

    子虽不及碧莉丝那样硕大饱满,让人第眼先被巨乳印象所吸引,但纤细体型能

    拥有f罩杯地姣好曲线,让那对奶子看起来同样赏心悦目。

    「哇……唔……呵呵……呵……」婴儿顿了下,圆滚滚地大眼珠看着蕊蜜

    拉开心笑着,似乎是用表情来响应对方。

    「那就吸吧,小东西,哈……喝过我的奶之后你就不再是奴才,而是我蕊蜜

    拉的儿子,法兰奇的亲弟弟,是真正拥有这个国家的合法继承人。」赛娜蒂没忘

    记自己现在贵为东之国皇后,想做事情自然没人可以阻止得了,但对这国家以外

    的人们来说,新王还是必须血统纯正才能信服于众。

    「呵呵……吮吮……吮……」小男婴果真大口大口地吮吸着蕊蜜拉奶水,他

    的眼睛看起来炯炯有神,意识也存在超龄表现,每当他用力吸上口涔涔乳汁时

    地上女子就会浑身酥麻猛揉胸部,好像连她的身体也同时被吮吸到般刺激。

    「啊……啊啊……呜嗯……啊啊……喝……」碧莉丝的意识还没清醒,但双

    手却已经受不了刺激地搓揉两团巨乳,微微颤抖的小乳豆渐渐地也开始溢出些微

    奶水来了。

    「吸的可真用力,调皮的小东西……呵呵,你看,旦有了吸奶欲望碧莉丝

    便立刻开始不停涨奶,这是个很不错的开始。」蕊蜜拉半瞇着只眼睛,似乎被

    吮吸的十分过瘾,伸手还不停轻柔地抚摸婴儿头发,只见那稀疏地粉红卷毛很快

    就变成了柔顺地金黄色,变得与蕊蜜拉尊贵颜色模样了。

    「吸吧……啊啊……尽情喝我的奶水,啊……你血液里正充满着蕊蜜拉的基

    因……」只见蕊蜜拉怀里的小婴儿竟然逐渐开始长大,双手也已经有力气可以各

    持颗大奶子,他甚至把脸使劲在乳沟里打转、在女体身上撒娇,最后来到母亲

    脖子上伸出刚长出来的新牙使劲咬了下去!

    「啊哈!」蕊蜜拉浑身凛然地颤抖着,肩上流出了丝丝鲜血却没有任何反抗,

    只是紧紧抓着男孩头发,睁眼看着对方时,眼球果真也变异成无垠地催眠型态

    「呵呵……呵呵……妈妈……听话……妈妈……」小男孩开心地得意笑道,但才

    不到分钟时间已然发现根本控制不了对方,反因注视蕊蜜拉而受到影响,让自

    己眼球并裂成漆黑模样!

    「啊唔……妈……妈妈……」男童就像畏惧受到处罚般试图退缩着,却见蕊

    蜜拉把自己脖子血迹沾在指头上送入小孩嘴巴里,就像操弄男人淫具般地上下搓

    动着,没久孩子的乳头与小鸡鸡竟充血硬了起来,不到几下功夫就把透明汁水

    给射在母亲乳房上。

    「喝……喝喝……咕噜……」

    「呵呵,果真骨子里是个阴险无理的捣蛋鬼。」蕊蜜拉把没精子的汁水沾了

    些放入嘴里品尝,对孩子的表现似乎欣赏胜于愤怒。

    「你的所有切皆来自于我,当然连秽血里的污血症也不例外。」蕊蜜拉的

    眼球立刻又恢复了自然颜色,但男孩眼睛依旧像似被人控制般地黑暗无垠,身体

    不停哆嗦颤抖着。

    「我根本不需要血液就能让你体内污血症发作,但也仅是身为母亲的我对狼

    王有这种控制力。」

    「作为你调皮的点小惩罚,今后不管看见或闻到母亲气味时,都会立刻有

    浓郁地恋爱感觉,任何女人都无法给予你这种幸福地满足感,明白吗?」

    「啊……妈妈……妈妈!啊啊啊!」男童听完话捂着头,脑袋就像挨了记

    无法抹除的烙印,眼睛里的漆黑也消失于无形,双手在看见裸体的妈妈时立刻不

    停开始自渎着,就在嫣然倩笑的鼓舞声中泊泊地又次将透明白汁给射了出来。

    「妈……妈妈!」男童无力地瘫软在母亲怀里,但他背部隐隐似乎有了两条

    蛇身在背部里窜动着,身体里的肌肉也慢慢像在膨胀般地缓缓长大。

    「呵呵呵……这么来你是个有恋母情结的小王子了。」蕊蜜拉在男童脸颊

    在赞许地亲了下,看着他那越来越长的金黄头发,身形似乎变得比女孩子还有

    美妙诱人。

    「快过来,让妈妈夺走你的童贞,教你怎么跟女人做爱,呵呵呵。」蕊蜜拉

    把下身余的窄裙与内裤也脱了下来,浑身完全赤裸地张开双臂迎接自己的小儿

    子。

    「啊啊啊……啊啊!」男童体型又开始再度变大了,渐渐地到达青春期模样,

    英俊五官有着比女人还纤细地婀娜身材,浓浓地阴柔美看上去简直了几分妖魅

    与邪气。

    「吸我……呵呵……你这迷人的小祸害,哈哈……妈妈会点滴把你调教

    成媚惑众生的绝世美男子,成为我赛娜蒂最得意的件收藏品,哈哈哈哈!」蕊

    蜜拉身为妖后的本质也立刻显露了出来,她所创造出来的男人除了要能听话之外,

    最重要就是必须满足她那无穷贪婪的淫乱性欲。

    「是的,美丽的妈妈……吮吮……啊……哈哈……」听见母亲的召唤后少年

    立刻不加思索地攀伏在她身上,尽情地吮吸着奶水,拚命地使劲迭送肉棒,在贪

    狼的眼睛里,妈妈已经成了这世上最完美的女神化身。

    「哈……哈哈哈……哈……好孩子……以……以后……你就叫阿蒙德,啊哈

    ……从今尔后……东之国就是狼的国度了……哈哈……哈哈哈……」

    蕊蜜拉轻抚着儿子身体,引导他加卖力地侵犯自己,母子两双眼珠子在同

    时间里都变成血红色的发光模样。

    不知过了久「啊啊……哈……啊啊啊……哈哈……啊哈……肉棒好厉害…

    …啊啊……碧……碧莉丝的血……让你变厉害……啊哈!」蕊蜜拉被儿子从背后

    使劲猛烈抽送着,红润地脸颊忍不住也转过头与对方接吻。

    「啊呜呜……妈妈!啊呼……呼呼……啊啊!」两人浑身油腻湿黏明显不知

    干过了少回,阿蒙德却似浑然不知疲累,就在轮的猛烈撞击下乳白浓精最终

    喷洒在蕊蜜拉的热脸上,激烈的痛快把累坏地碧莉丝也弄醒了过来。

    <шшш.XB20.cоm>

    「唔嗯……」在肉蛹状态之时碧莉丝的大部分能量其实都被『贪欲』之心给

    吸收差不了,因此醒来时显得特别疲累,意识昏昏沉沉地,与从她身上吸走贪

    欲的阿蒙德有天壤之别。

    碧莉丝很快发现两人正在激情做爱着,这让自己下体开始痒得受不了,贪欲

    力量让她与阿蒙德间产生强烈的连结感,甚至比起过去母子连心时感应力要直觉

    敏感许倍。

    「怎么会是法兰奇?」碧莉丝讶异地看着长发少年,那张熟悉的英俊脸庞与

    法兰奇有七、八分神似,但阴柔的俊美英姿却是王子所完全无法比拟,这少年完

    美五官简直能让女人神魂颠倒,比起她所见过的任何男人都要美貌帅气。

    「呵呵,你的妻子可醒了。」蕊蜜拉抚摸着儿子脸颊示意他回到碧莉丝身旁,

    但见皇后的私处下面缓缓还流出不少乳白色精液。

    「你是……」碧莉丝对那张脸蛋与气质感到有些陌生,但又觉得这少年长相

    实在非常好看,右乳突然阵酥麻,蛛邪戒痕正嘤嘤地震动着,让她注意到对方

    左乳也跟自己样有着完全相似的淫乳环。

    (这……这不是……)碧莉丝这才发现自己左乳戒痕不翼而飞,正在纳闷时

    少年却走了过来还径自掐住对巨乳往嘴巴里塞,使劲地就吮吸起来。

    「啊……阿蒙德殿下……人家的奶水好喝吧……哈哈……」

    碧莉丝嘴巴甜甜地媚笑着,但她根本没有这种心思甚至不明白少年叫什么名

    字,身体就已开始脱序地揉着两团奶子,配合对方用力吮吸。

    (他能控制我的嘴巴?怎么与亲爱的合体时样?)「妳在想什么?还不快

    点好好伺候阿蒙德殿下!」由碧莉丝嘴巴里说出使唤自己的命令,让人感觉诡异

    极了,但她的表情却显得十分投入,很喜欢那种莫名受人驱使的失控快感。

    「是!是!阿蒙德殿下!啊哈!」

    (啊……啊啊……好帅的男人……乳头好硬……啊哈!这么用力……啊啊啊

    ……好想要啊……)少年抬头瞧了碧莉丝眼,没想到竟将女体给撩动地春心荡

    漾起来,看着那张俊俏脸蛋不停流出淫水,人也变得越发放荡不羁,搓揉姿势也

    越来越加性感抚媚。

    「阿蒙德殿下……啊啊……舔我……身体的感觉好……好熟悉……啊啊啊啊

    ……」就在碧莉丝呢喃呻吟同时,阿蒙德几乎摸遍了她的全身,冷不妨把肉棒给

    送进湿透地小阴唇里,啪哩啪吱地抽插声响光听起来感觉就无比滑润激烈。

    「啊哈!哈哈……这……这肉棒……是……是……啊啊啊啊!」碧莉丝身体

    立即对这条构造特殊地粗大淫物产生强烈反应,这个月来就是这条狼阴茎让自

    己欲仙欲死、离不开它,没想到与自己日夜亲密的巨狼爱人,如今竟变成俊美的

    少年模样,厉害的操弄自己简直让人想停都停不下来。

    「是你!亲爱的……你变得好帅啊……亲爱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哈!」

    碧莉丝身体再度弓直地不断哆嗦,脸上媚笑与痴态彷佛天天在这身体里上演着过

    激性爱,不管是巨狼体型还是柔弱少年,只要这条大肉棒能随时地满足自己切

    也就都足够了。

    阿蒙德依旧不发语地看着碧莉丝,他很享受控制对方的欲望,尤其是将

    邪恶释放到那颗『贪欲』之心里面,不仅只喜欢男人肉棒,他还要让自己的女

    人连性向也变得与他十分接近才行。

    「啊啊啊!亲爱的!啊哈……要……要……射了……哈!哈!啊啊啊啊!」

    就在阿蒙德精液即将

    射入女体内的瞬间,种奇妙地特殊感觉却突然占据了

    碧莉丝的下体,睁眼看,没想到那条属于丈夫的超大淫茎,竟然就从阴蒂部位

    凸起完全耸立地泊泊喷射着精液!

    「啊啊啊啊!」阿蒙德在那瞬间突然失去踪影,换来的却是碧莉丝停不了

    手地拚命手淫,原来射精滋味如此美妙,作为女人的她还是头回这么明显激动

    地感受到,肉棒源源不绝喷出黏液到底是什么样的种感觉。

    (哦?瞬间合体……看来阿蒙德又掌握了项贪欲的新能力。)背后注视

    切的蕊蜜拉皇后,不由得对小儿子的新能力感到些许惊喜。

    碧莉丝在变身成九尾女狼时虽也有过类似男性肉棒地九条淫触,但那种邪物

    本身生殖反应不明显,身体感受来自于各处淫穴与肉洞的摩擦快感,如今头

    回品尝到如此纯粹地雄性发泄欲,也让王妃大脑深深被埋下了喜爱射精的这种

    感觉。

    「呼……呼……好……好畅快……哈……哈哈……」

    「喜欢吗?手里还握住大肉棒……这到底是妳的还是我的?呵呵。」阿蒙德

    控制着碧莉丝的嘴巴与声音得意地娇笑着。

    「人家还要……啊哈……原来摸起来这么舒服……手……手都停不下来……

    哈哈……」碧莉丝的左手不停搓揉着淫狼肉棒,自渎的感觉好舒服……而且越摸

    身体就越火热,尽管才刚发泄完,但这难以平息的好色身体似乎仍然不停地想要

    着,想要它喷出、棒、加兴奋地精子出来。

    「嘻嘻……莉奴果真好色,我就知道妳会爱上射精的,不如就来玩玩角色转

    换如何?由妳来手淫肉棒,我来玩弄巨乳与肉穴,看看我们谁先把对方弄高潮如

    何?」阿蒙德开心地用女人声音嬉笑着,但不管哪边先高潮其实都是属于碧莉

    丝的身体反应。

    「呼哈……都……都依你……啊哈……亲爱的……哈……」

    「呵呵,真是邪气十足的小淫星,这么胡乱玩弄自己妻子,小心把碧莉丝给

    玩坏了,以后连对女人也变得好色无比。」此时的蕊蜜拉也走了过来,似乎在观

    察自渎的碧莉丝究还能怎么变得堕落。

    「哈!我正有此意,合体时就发现她对女人并不动心,甚至屡次在我想调教

    妲莲娜之时用意念干扰我,光是这点就必须尽快改善。」

    「哦?」

    「今后我不仅要天天手淫肉穴,还要让她也习惯时刻手淫肉棒,让她加明

    白夫妻体的感觉是什么,只要是我看上的女人,碧莉丝就必须比我想『疼爱

    『她才行。」

    「真是贪婪的想法,呵呵,但我很喜欢,不如让我来帮你吧。」赤裸的美人

    走到碧莉丝身旁,轻轻抚摸着每吋敏感处,似乎比对方了解如何让这身体享

    受兴奋无比的发泄快感。

    「啊……嗯啊……唔……啊啊……皇后大人……啊……」碧莉丝正沈溺在自

    我手淫当中,被蕊蜜拉打扰时略微地感到吃惊,但被那双手抚摸时又觉得舒服极

    了,嘴巴忍不住跟皇后热情地蛇吻起来。

    「妳不该称呼我皇后大人,早该直呼我妈妈或者母亲大人,迷糊的小王妃,

    妳已经是我小儿子阿蒙德的妻子,不许再这么见外知道吗?」蕊蜜拉轻柔地在对

    方耳边说道。

    在她体内的赛娜蒂改过往嚣张跋扈地妖后形象,竟然特别对碧莉丝与阿蒙

    德二人释放深植意识的爱恋魔法,很可能为了区隔与其他堕魔的邪性调教,特意

    以此强化与阿蒙德间的深刻连结。

    「啊啊……是……是的,母亲大人……啊啊……」碧莉丝被慑服地点头回答,

    嘴巴依旧与蕊蜜拉甜蜜地亲吻着,从没想到同性接吻居然也能如此舒服,这对不

    曾有过女女做爱的公主而言,算是种非常新鲜的初体验。

    「吮吮……嗯嗯……看着我的脸,闻我身上的味道,妳也会很喜欢的……呵

    呵,就跟阿蒙德样……吮吮……」碧莉丝的手原本越搓越快速,但肉棒在被蕊

    蜜拉接管之后,全新的口交体验又带她完全不同地舒畅与痛快。

    「啊……母亲大人……原来这就是……被舔的感觉?喝呼……呼……」碧莉

    丝至今早已不记得舔过少人的肉棒,但从来没有机会体验过,原来男人兴奋时

    感觉也是酥麻麻地,脑袋里除了亢奋就只剩遐想。

    「吮吮……全是阿蒙德的气味……哈……吮吮……吮……舒服吗?」蕊蜜拉

    的高超技巧很快让生手的碧莉丝把持不住,就在被乳房温柔地包夹搓弄下,满满

    精液再也禁不住地将对方喷的满脸都是!

    「啊啊啊……是!啊啊……母亲大人!射出来了!啊哈!」

    「吮……吮吮吮……咕噜……唔嗯……吮……」皇后把喷洒出来的精液全都

    小心地含在嘴巴里咀嚼,口口就像十分美味般地玩弄着精液。

    「啊哈!母……母亲大人……」

    「啊哈!妈……妈妈……」碧莉丝的嘴巴同时吐出男女两种声音来,舒畅的

    反应显得既诡异又痛快极了。

    「吞下去……仔细含在嘴里,好好舔玩自己射出来的精液,妳这淫荡地小花

    痴。」接着蕊蜜拉把满口遗精连同自己唾液大口、大口地喂给了碧莉丝喝下,直

    到确认没有丝遗漏之后,舌头还不忘与她深情蛇吻着。

    「啊哈……是……母亲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又硬了……帮…

    …帮帮我……啊哈!」

    「嘻嘻,好淘气的反应呢,真不明白伊斯特为何疏远妳,哼哼,越高傲的男

    人越不爱跟别人共享自己女人……呵呵。」蕊蜜拉嘴角还残留着碧莉丝的唾液,

    看着双腮羞红地美人儿,脸色神情明显已经像阿蒙德样爱上了自己。

    「别担心,妈妈会永远陪着碧儿的,今后也会替他加倍地疼爱妳,让阿蒙德

    教导妳怎么样讨好女人欢心。」尝过了精液后蕊蜜拉也顺势把对方给推倒下来,

    调整那条再次耸立地大肉棒,准备以从上而下姿势征服这条狼阴茎。

    「来吧,我亲爱的小儿子……你们夫妻俩好好在妈妈肉体里尽情发泄吧!哈

    哈……这么棒的大阴茎……可以再射好几次……快来吧……啊哈!啊哈!哈哈哈!

    啊啊啊!」

    「好棒……我会上瘾的……啊哈……亲爱的……啊啊啊……母亲大人……啊

    啊啊啊啊!」碧莉丝双手抱住了蕊蜜拉的腰部,使劲配合女体的上下撞击激起了

    阵阵快意,阿蒙德还不忘爱抚她的乳房、吮吸乳豆,用抠挖淫穴地熟练技巧让妻

    子的女性反应跟着沦陷。

    「哈哈……啊啊啊……这肉棒真舒服……啊啊啊……啊啊……哈……尽情射

    吧……可爱的碧儿……夜……还很长……妳就尽情玩弄妈妈身体……哈……哈哈

    ……啊哈!」

    无止尽地淫邪画面不停在王宫里上演着相似的调教戏码,从此这里将日复

    日地被淫欲所恶化,被贪欲所污染,秽血会流遍王国里的每个角落,最终成为没

    有人类的狼之国度,重建成个只属于野兽的新族群。

    这里正上演着如同当年被妖后指染过的矮人王国,遍地除了泥巴做成的不死

    奴隶外,再无任何生命与生机存在。

    圣魔邪灵 第二部 第一集 10

    圣魔邪灵 第二部 第一集 10

    -

章节目录

圣魔邪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白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纸并收藏圣魔邪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