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礼监 作者:傲骨铁心

    第七百九十九章 宝藏解冻委员会

    铁木真,蒙古成吉思汗也。

    胡家是镇江首富,胡仕海自掌家业以来,走南闯北,自是见多识广,听闻过民间传说中铁木真死后之地埋有宝藏之事,只是不知魏公公说这事与他有何关系。

    他胡家也一直是做瓷器生意的,家里没出过盗墓的,也没有倒腾过古玩,便是那铁木真宝藏传说是真的,说实在的,胡老爷对此也没什么兴趣。

    他现在最大的心思就是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因为他觉得自己要再呆下去,怕那三万两都堵不住这魏太监贪婪的胃口。

    要说那三万两,他胡老爷就不心疼?

    心在滴血啊!

    可还是硬着头皮出了,实在是没法子啊,就今天这架势,他身为“罪魁祸首”,要不狠心大出身,这魏阉能就此饶过他!

    破财免灾吧,钱没了可以再挣,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喽。

    魏公公似看出人胡老爷对宝藏不上心,所以他没有急着与胡老爷交心,而是先问对方知不知道洪武二十六年的蓝玉大案。

    蓝玉者,国初开国良将,凉国公、征虏大将军,中山常王妻弟。此人有胆有谋,勇敢善战,为大明屡立战功,后于捕鱼儿海中大破北元名震天下。

    洪武二十六年,以谋反罪被杀,剥皮实草,传示各地。究其党羽,牵连致死者达一万五千余人,史称“蓝玉案”。此案也是大明开国四大案之一,另三案分为胡惟庸案、空印案、郭恒案。

    如此大案,胡老爷哪会不知,但也更加困惑,魏公公先说铁木真宝藏,再说这蓝玉大案,两者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却不知究竟几个意思,葫芦里倒底卖什么药。

    魏公公不急不徐,悠悠呷了口茶,缓缓说道:“胡老爷可知,蓝玉临刑前,曾求看押他的锦衣卫替他带话给太祖皇帝,请求太祖皇帝再见他一面。”

    “噢?那太祖爷见他了吗?”

    这秘闻,胡老爷还真不知道,也正是因为不知道,心里一下八卦起来。这可是宫中秘闻呐,难得这魏阉肯说,自己可得听个明白。日后也是个谈资不是。

    “蓝玉虽谋反,但毕竟于咱大明有功,若非他,伪元岂会彻底没落。故而太祖爷答应了蓝玉的请求,秘密前往狱中见了他一面。嘿,”

    说到这,魏公公拿手拍了下桌子,“胡老爷可知这次会面,那蓝玉想以一事想求太祖爷饶他一命。”

    胡老爷正听的得劲,哪知道蓝玉是以什么想和洪武爷交换,不由摇头。

    “此事,便是咱家方才与你说过的铁木真宝藏一事!”

    “魏公公的意思是?”

    胡老爷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错!”

    魏公公点了点头,“蓝玉便是想以铁木真宝藏所在地的秘密换取太祖爷饶他一命!”

    “那太祖爷饶了蓝…”

    胡老爷嘎然而止,显然,太祖皇帝没有答应这个交换条件,要不然,蓝玉哪会死呢。

    “魏公公,恕老朽愚钝,那蓝玉是如何知道铁木真宝藏下落的?”胡老爷算是问到了关键点上。

    “捕鱼儿海一战,蓝玉统军尽败北元主力,俘虏了大批北元贵族,其中就有伪主脱木思帖木儿的次子地保奴,有关铁木真宝藏下落就是这地保奴告诉蓝玉的。”

    说完,魏公公有些轻蔑一笑,“那地保奴同蓝玉一样,都是为求活命,结果均不得活命。”

    “噢,原来如此。”

    胡老爷算是彻底听明白了,旋即愣了下,道:“蓝玉既知宝藏下落,却不向朝廷交待,反而在谋反案发之后为求活命才向洪武爷托出,由此看来,其谋反之罪并不为虚啊。”

    嗯?

    魏公公叫这话给怔了下,你胡老爷不错咧,会举一反三了。

    胡老爷会举一反三,同样也有些疑问,他犹豫了下,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却不知公公是如何知晓此事的?”

    这个问题也很重要,时隔两百年,你魏太监又是从哪里知道这桩秘闻的呢。

    公公却未吭声,只带着些许笑容打量着胡仕海。

    这?

    胡仕海暗骂自己真是老糊涂了,这魏阉乃是宫中出来,此等秘事便是有记载也当是宫中秘档,他得天子宠信,见过此秘档或听过此事,再是正常不过。

    旋即讪笑一声,不知说什么,便沉默不语。

    说到现在,胡老爷都不知这桩秘闻及那铁木真宝藏下落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不过人老成精,他琢磨魏阉不会无缘无故与自己说这件事,因而定有下文。

    确是有下文。

    为了让胡老爷更直观的了解铁木真宝藏,魏公公为他讲了一段历史。

    “当年铁木真出征西夏,次年西夏亡,随后铁木真便病死于灵州。因时西夏刚平,铁木真诸子又都统军在外,相隔万里之遥,为防变故…..”

    在公公的讲述中,当铁木真死后,其最忠心耿耿的将领遵循“密不发丧”的遗诏,将铁木真遗体秘密运回故乡,下葬到赶造好的陵墓中。葬后,又出动上万马匹来回奔跑,将墓地踏平,然后植木为林,并以一棵独立的树作为墓碑。

    随后,为首的将领命令800名士兵将造墓的1000多名工匠全部杀死,而这800名士兵旋即也遭灭口,这一“天”字号机密最终被带进了坟墓。

    为便于日后铁木真的继承人们能找到墓地,负责埋葬的将领在坟上杀死了一只驼羔,将血撒在其上,并派骑兵守墓。等到第二年春天小草长出以后,墓地与其他地方无异时,守墓的士兵才撤走。

    而铁木真的子孙们如想祭拜他,就让当时被杀驼羔的母驼作向导,骆驼有辨识自己血亲的天性,其驻足悲鸣的地方就是大汗墓地。

    “胡老爷要知道,铁木真墓中不仅埋葬有蒙古军队从金国及周边诸国抢来的无数财宝,更有西夏王朝十几代的积蓄,奇珍异宝不计其数,听说为了装运从西夏抢来的财宝,蒙古兵前后押运了数千辆大车,就这,都没装到一半。

    后来,陆陆续续又花了两年多时间才将西夏国的财富全部埋进了铁木真的墓中。不过可惜的是,咱家却没有从本朝及伪元相关史书中看到过此类记载,不知那铁木真墓中到底有些什么。”

    魏公公有些惆怅的叹了一声,又释然道:“没有记载也是对的,蒙古人也怕他们败亡之后,这些宝藏落在他人之手。”

    胡仕海在边上听了附和一声,跟着点了点头,事实上他也只是听过成吉思汗有宝藏陪葬,但具体情况,莫说是他,怕是整个大明朝都没几人知道。

    眼前这个小太监,恐就是那几人之一。

    “事实上,本朝是没有记载,但是咱家倒是看过一本波斯人写的书,上面便提到铁木真死后,其长子窝阔台即位,所下的第一道命令便是按蒙古人习俗为铁木真英灵散发食物三天,并从氏族和家族中挑选四十名美女下葬铁木真大墓。”

    魏公公甚是惋惜,“那些美女可怜咧,她们穿的都是用黄金和宝石装饰起来的贵重衣服,原以为是宠信,哪知道最后却是被埋在了地下。啧啧,可怜,可怜,可怜咧…”

    几个“可怜”把胡老爷也可怜的点了点头,再抬首很是好奇的问了句:“公公可知那宝藏埋在何处?”

    不想,公公的面容却凝重起来。

    “公公勿怪,是老朽愚钝,是老朽唐突了!…”胡仕海赶紧赔罪,山羊须都在颤抖。

    魏公公却摆了摆手,淡淡道:“不必如此,其实咱家单独留下你,便是想和你说这事的。”

    胡仕海一愣。

    “其实那铁木真宝藏下落就在蒙古的克鲁伦河以北,不止咱家知道,太祖爷知道,当今陛下更知道。所以,陛下才要咱家南下来提督海事。”

    说的有些口干,公公又呷了一口茶,见那胡仕海表情有些古怪,不由笑道:“咱知你心里想什么,宝藏在北地蒙古,陛下却派咱家南下江南,岂不南辕北辙?”

    胡老爷叫公公点破心思,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只得轻笑一声以为掩饰。

    “这就是陛下的圣明啊!”

    魏公公面向正北方向,拱了拱手,正色道:“兵法有云,声东击西!…明面上陛下是派咱家南下来办海事,可这海事得利却是要用在北地的。”

    “老朽听的实在是糊涂,公公能否说的再明白一些?”胡老爷是真的没听懂。

    魏公公没有不耐烦,示意胡老爷坐下,思虑片刻,开口道:“与你胡老爷说明白吧,陛下一直想派兵挖掘铁木真宝藏,然欲兵进克鲁伦河,则势必要击败统治那里的北虏林丹汗,如此一来,便是大战,这军费耗饷乃是以千万计了。朝廷刚经几次大征,国库空虚,内库也薄,陛下纵是再有意北伐蒙古,也苦于无饷银支撑啊。”

    说完,话锋一转,却又道:“但这千万军费和那铁木真宝藏相比,却又是九牛一毛了。也正因此,陛下才坚定决心,要咱南下来办这海事。”

    视线落在胡老爷脸上,似笑非笑:“不曾想你胡老爷却差点就坏了陛下的大事。”

    这话可把胡仕海吓的不轻,怎么不升格为坏了皇帝大事呢。心下叫冤,赶紧赔笑,连连解释,说都是误会。

    “前番事今番已了,咱家这人最是爽快,胡家襄助陛下大业三万两之事,咱家会如实上奏的。”

    魏公公示意胡老爷坐回去,待对方半个屁股落下后,方才道:“这次陛下命咱南下提督海事,一是为筹集北伐军饷,二则是成立铁木真宝藏解冻委员会。”

    “解冻委员会?”

    胡老爷山关须一翘,一脸糊涂:“敢问公公,何为解冻?”

    魏公公拿手虚摆一下,打了个比方道:“宝藏埋在那里,却不能取出,不就如被冰冻一般。想要取出埋在地下的宝藏,则势必就要解冻。不然,这冻块永远在那,这宝物何时才能见天日?”

    “是,是这么个道理。”

    胡老爷对此很是认同,正想问问魏公公如何个解冻法时,却发现魏公公竟然已经起身来到了他面前。

    “解冻委员会成立的目的就是为北伐蒙古,取出铁木真宝藏筹集军饷…解冻铁木真宝藏,以为朝廷用,以为百姓用,是陛下一直以来的梦想,也是咱家的梦想,为此,解冻委员会是由陛下御准秘密设立,委员会职能内外朝廷均不得干涉,一应事务由陛下亲裁!……凡能成为解冻委员会委员的,要么是朝廷显贵,要么是士绅显达,待解冻成功,凭各自贡献陛下将特赐恩赏,公侯亦不吝啬,子孙孙孙与我大明与国同戚、与国同休!”

    许是想到皇爷能够授予自己这么伟大而重要的使命,魏公公的情绪变得无比高昂,他鹰一样的眼神落在了略微有些震惊,略微有些错愕,略微有些茫然的胡老爷脸上,缓缓的伸出了右手,将自己的手掌心轻轻的放在了对方的额头之上。

    “镇江府胡仕海,咱家问你,你可愿加入解冻委员会,成为一名肩负这世间最高尚,最光荣使命的委员!”

    “我?!”

    胡老爷心直跳,想站起来,可魏太监按着他。

    “愿意否?”

    魏公公的神情是那么的郑重,如同上苍的使者。

    “老朽?…”

    胡老爷咽了咽自己的喉咙,他要问明白一件事。

    “照公公这么说,解冻委员会是由皇上扶持的?”

    “咱家说了,解冻委员会是陛下御准成立!”魏公公的声音斩钉截铁,铿锵有力。

    “加入这个委员会,若是真能筹集到解冻的钱款,将来,委员会成员就能得到朝廷的封爵?”

    胡老爷务必要确认这个奖励方案。于商人而言,朝廷的爵位那是世间最吸引人的所在。

    “是!”

    魏公公的回音干脆利落。

    “那…”胡老爷迟疑了下,“公公为何要老朽加入?”

    “因为,你是一个有骨气的人,这世间,很少有敢当面拒绝咱家的人,咱家对你胡老爷很钦佩。”魏公公笑了起来。

    这个回答让胡老爷有些错位。

    茫然许久后,他把心一横,壮着胆子问道:“却不知加入这个解冻委员会要交多少钱?除了事成之后皇上的封赏,还有没有…有没有其它的…好处?”

    胡老爷说这句话时语气颇虚,说完,他又有些后悔不应该问这种事,若是魏太监不高兴起来,后果不好说。

    不想,魏太监听了他这个问题,却是二话不说扭头喝了一声,旋即就有随从将一长卷取了过来。

    “解冻委员会有专门的解冻工程,这个工程是由陛下亲自定名的,具体加入方法,胡老爷请细看……”

    长卷最上方,有一行大字——“阳光解冻资本运作工程图”。

    第七百九十九章 宝藏解冻委员会

章节目录

司礼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傲骨铁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骨铁心并收藏司礼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