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礼监 作者:傲骨铁心

    时间,挤一挤是有的。

    银子,挤一挤也是有的。

    朝鲜虽是藩属小国,但两百多年来的积蓄还是很可观的,哪怕壬辰倭乱损失了很大国力,被倭人抢去不少财富,但魏公公坚信,只要朝鲜官员都如好人朴正泰这般积极致力于中朝友好,努力贡献自己的力量,那么任何困难都不是困难!

    这不,会宁和庆兴二郡出了五万两,庆源郡出了四万两,富宁郡出了七万两,稳城郡出了三万两,再加上钟城郡三万两,除都护府所在镜城外,大明皇军将士已经在官面上得到了朝鲜方面二十二万两白银的战争补偿款。

    当然,区区二十二万两白银的补偿,显然无法和大明在壬辰倭乱中投入的近千万两军费开支相比。

    但公公还是感到很欣慰的,对这个数字比较认可。对于补偿款究竟能落实多少,公公其实也不是不近人情,一昧强调大明的困难,希望朝鲜方面能够多担当。

    毕竟,大明身为天朝上国,对藩属肯定不能过于苛刻,因而还是要主动承担一部分宗主国责任和义务的,哪能要人朝鲜把这千万两全部补偿了呢。

    便是大明有这心,朝鲜也没这钱啊。

    二十二万两虽少,滴水却可成溪,汇溪便能成河,魏公公相信,随着大明皇军的不断进展,未来的钱景是光明的,是灿烂的!

    并且,随着局面的不断明朗化,朝鲜地方官员也表现出了愿与大明共患难的意愿,如钟城郡守朴正泰就在某次宴请中公然宣称,倘若将来天朝有难,钟城上下必定武装保卫大明!

    宴会结束之后,朴郡守代表钟城各阶层为感激魏公公为中朝两国关系做出的贡献,特奉一万三千两白银于公公私人。折合算下来,也就是郡内每个百姓摊十文钱。

    十文钱虽少,却是百姓们的心意。

    公公如何能不收?

    但还是斥责了朴郡守等人,称百姓毕竟穷苦,岂能让他们出钱。朴郡守等人自是唯唯喏喏,发自内心和肺腑的反省自己工作方面的失误,保证绝不再犯。

    “下不为例。”

    公公打着酒嗝随口说了句,“便是真的心疼咱家,送些高丽参给咱补补就是,何必折腾百姓呢。”

    宴后,钟城郡署就动员起来,大批衙役冲入城内各大药铺,一夜之间为魏公公装了几百斤高丽参。

    次日一大早,见到送来的十几车高丽参,魏公公不禁为钟城官吏的赤子之情落下了激动的眼泪。

    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

    会宁、庆兴、稳城等郡大小官吏为了报答大明的再造之恩,积极动员起来帮助大明皇军筹措粮草,不使天兵在藩国有饥饿劳顿之感,彻底解除了皇军官兵长途旅行的困乏和不便。

    魏公公为此特命使者往三郡,称他日回国之后,必向天子上书,颁下天旨宣谕汉城方面,册这三郡为“中朝友谊模范郡”。

    与此同时,有近三千名朝鲜青壮“主动”响应大明皇军号召,加入皇卫队为天朝上国效力,以报答大明天兵救他们于倭寇之手的大恩。

    但不可否认的是,好消息是不断,局面也开阔,钱景也很灿烂,但一股暗流也在涌动着。

    首先,以镜城正三品堂下大都护府使元晔为首的镜城都护府军政力量,拒绝接收大明天使告谕书,并聚拢重整各郡溃散兵马,在镜城左近县镇坚壁清野,拒不承认大明天兵入境的合法性,同时派人向邻近的平安道求援,并八百里加急往汉城求救。

    大都护府使元晔在往汉城的求救信中公然宣称明军是侵朝,而非入朝,是所谓的什么“癸丑明乱”,希望汉城议政府马上动员禁军北上,以抵挡明军的入侵。

    这个消息让魏公公大是震怒,召来朴正泰询问这元晔是何人,安敢如此颠倒黑白,污蔑大明天使和天兵将士。

    据朴正泰说,这元晔乃当年庸将元均之弟。

    元均曾做过富宁府使,当年日军侵略朝鲜的两个月前,其被任命为庆尚道右水使,成为朝鲜水军的司令官。然而在日军大举入侵之际,元均却急于逃走,后与全罗道左水使李舜臣一起同日本水军作战。

    在之后的战争中,李舜臣被右议政柳成龙看中,在功绩较少的情况下将其大力提拔,使得元均非常不满。丁酉再乱的时候,元均向议政府进谗,导致李舜臣被免职。元均则成为了三道水军统制使,总揽朝鲜水军的指挥大权。随后在漆川梁海战中,元均受到日军藤堂高虎部的袭击,大败战死。

    不过其死后并没有被追究兵败责任,反追叙为从一品的左赞成,追封原陵君。其弟元晔得到宣宗的看重,被任命为镜城大都护府使。之所以如此,一是宣宗大王生前喜欢元均,另一方面是元家世代都是朝鲜武将、西班贵族,势力极大,因而即便有个丢人现眼的长兄,元晔的权势地位也丝毫不受影响。

    “据下官得到的消息,元府使极有可能在明年卸任之后晋升为从二品的内禁卫大将,身居堂上官。”

    作为魏公公当前在朝鲜最亲密的战友之一,朴正泰对局势有着自己的判断,他认为元晔的所作所为对自己极其不利。

    所以,他有必要对天使劝谏,故而道:“不瞒天使,元晔其人最是仇视天朝,早年天兵入我国抗倭时,其便常散播对天兵不利之谣言……”

    在朴正泰的描绘下,元晔的形象跃然纸上,赫然就是反动的一小撮极其自大,视天朝为无物的冥顽分子。对于这种人,绝对不能姑息,否则必然会破坏镜城都护府各郡好不容易形成的友好团结气氛。

    “朴桑…”

    许是意识到这个称呼不太对,魏公公轻咳一声,略带深意的拍了拍朴正泰的肩膀,和声道:“元晔滴不行,他的位子你的来做,咱才能放心啊。”

    朴正泰喜出望外,他说这么多,不就为的天使这句话嘛。只要天朝发话了,汉城那边再是有所不满,还能不给天朝面子?

    只是,魏公公显然还有话,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深情的看着朴正泰:“你去镜城滴干活,把那个元晔滴…”

    公公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朴正泰顿时倒吸了口冷气,这个干活的难度有点大啊。

章节目录

司礼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傲骨铁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骨铁心并收藏司礼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