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作者:乔治亚

    北野柚子其实也知道自己刚才的一时结巴会让步川小姐看出破绽。

    只可惜她还是太嫩了。

    实属弟弟一枚,又怎么会像步川小姐一样经验老道、可以毫不费力气地将脸上的表情一直趋于稳定?

    为了避免步川小姐瞄准之前的破绽,北野柚子立马冷静下来并且光速转移话题,反过来恶声恶气地指责步川小姐地不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说我故意说错话惹得我妈生气、现在还把锅赖在你身上吗?”

    不就是吗?

    早已看穿一切的步川小姐维持脸上的笑而不语,看上去似乎并未察觉什么,然而之后直接脱口而出的话语却是正中要害。

    “真的完全照搬了吗?”

    “唔。”

    嗨呀!这个死人脸可真是有难缠的!北野柚子显然有些窒息,不过就是在没防备之时不小心露出了一个“小破绽”而已,没想到步川小不仅十分敏锐地直接捕捉到要害之处、而且还如此紧拽着不放!明明此时此刻北野柚子已经竭尽所能地将话题移到别处,然而步川小姐却愣是不吃她的这一套,其淡淡微笑的模样就像是在对她无声无息地说着“你尽管下车,能糊弄到我算我输”一样,显然并不打算放过北野柚子的狐狸尾巴。

    如果步川小姐懂得读心术、知道北野柚子这个时候在想些什么的话,她一定会十分失礼地直接笑出来的。

    真的。

    说不定憋都憋不住。

    毕竟转移话题一直是步川小姐用来应付客人的拿手好戏,平时遇上什么突发情况她就喜欢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为自己创造一线生机,当然看得出北野柚子心里的小打算,也绝对不会被别人的转移话题给糊弄过去。

    最重要的是

    北野柚子太稚嫩了!这种强行转移话题显然极其生硬!从另一种程度之上完全就在衬托她心里有鬼嘛!

    所谓的“川门弄话”就是如此!

    #若月未央:你的“文化造纸”同样十分厉害哦#

    总之,不愿意面对这个追问的北野柚子又开始支支吾吾起来了,和之前因为猝不及防而下意识嘴巴打岔不一样,这一次显然是因为她没有想好合适的借口才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又一次完完全全地暴露出了她有多么心虚!不过北野柚子之后还是很快冷静下来,仗着步川小姐都已经答应自己了、所以现在直接说实话也无妨,于是接下来便像是豁出去了一样干脆地老实承认道:“好吧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没有用你教我的那些话,不小心就对我妈说了一些不怎么好听的大实话……”

    一边陈述事实真相一边忍不住降低音量。

    毫无疑问

    北野柚子有些底气不足、明白这种情况是自己咎由自取不能错怪步川小姐,真不知道刚才大叫步川小姐是大骗子的人到底是谁。

    “哦?”

    一切都和之前想象的一模一样,所以步川小姐当然一点都不意外,顶多就是稍微惊讶一下北野柚子竟然还真承认了值得一提的是,别看她现在笑得清浅而又令人心旷神怡,其实内心一股属于大魔王的黑气都快要化为实质性从身上冒出来了。

    呵呵!

    果然是北野柚子她自己惹的祸!

    怎么敢甩锅给步川小姐、还说步川小姐应该负责任?

    步川小姐此时颇有一种皮笑肉不笑的风范,也不知道北野柚子昨晚到底说了什么大实话才惹得老妈那么生气……

    “我都教你说什么话比较好了,没想到你竟然还会说错话……”

    言外之意就是你拓麻真是一个铁废物!

    默默听着步川小姐虽然说得清清淡淡、但听着却好似有无数利剑刺穿心灵的数落,北野柚子当然也觉得自己有些抬不起头,撅着嘴巴看起来可委屈了!不过她毕竟是一个自尊心比较强烈的熊孩子尽管心里知道是自己有错在先,可是傲气上头之后北野柚子直接梗着脖子开始反抗步川小姐的毒舌,甚至找到一个歪理为自己的过失强行辩解:“我能怎么办啊!你这个死人脸本来就擅长花言巧语去糊弄别人,可我和你又不一样,本大小姐一向不屑于对人说谎!”

    哦。

    说得好像真的一样。

    真不知道之前谎称自己背古诗贼溜、最后脸都被打肿了的人到底是谁,不正是这个口口声声说着自己不说谎的北野柚子吗?

    “这是说话的艺术。”

    步川小姐当然不会允许北野柚子不过三言两句就将自己说成一个谎话连篇的小人,轻轻地一挑眉头,将自己的“花言巧语”美化成一种特殊的说话技巧,否则一旦传出去其他客人可该怎么看待她啊?

    “而且夸奖一下自己的母亲又有什么难的?”

    是的。

    步川小姐又一次通过言外之意吐槽北野柚子就是一个铁废物,对人吹彩虹屁需要别人来教就算了,重点是教了还拓麻学不会!

    不是废物还是什么?

    这种废物有存在的必要吗?

    “难!当然很难!”

    北野柚子显然一点都不在意步川小姐的话里有话,直接理直气壮地开始回怼,而她也总是在强词夺理的时候表现得特别有气势:“你天天夸人或许已经习以为常,不过我一向诚实守信不说谎话的好吧!而且去夸别人也就算了,夸我妈可真是……啧,我对着那张凶神恶煞的鬼婆脸又怎么可能夸得出口?再加上当时情况比较危急,我一回家就看到我妈和我爸站在一起对着我默默地笑,显然就是一副笑里藏刀的模样,一时忍不住就直接把心里话夹杂着你之前教我的话一起说出来了……”

    #北野柚子的老母亲:哦?鬼婆是吗?(微笑)#

    果然还是打得不够多。

    虽然不知道北野柚子所谓的“大实话”是什么,不过从现在这个结果来看一定不是什么好听的话,怕不是马屁直接拍到马腿上面去了!于是步川小姐忍不住一脸郁卒地捂脸,显然觉得已经听不下去了,直道这个世界怎么会存在这么智障的人?

    “我不管!”

    又是一句“我不管”扔出来了。

    北野柚子一看到步川小姐一边叹气一边捂脸就知道之前约好的事情可能要危险了,于是立马抗议起来

    “你刚才都答应了!”

    “不许反悔!”

    “要不然我现在就收拾东西马上跑到你家去住!”

    毫无疑问,北野柚子知道步川小姐一定不欢迎自己这个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所以现在才敢这么大大咧咧地开始威胁想必对于步川小姐来说,陪人走一趟肯定比她直接住进自己家里更好一点不是么?顺便一提,明明北野柚子心里根本没有这种打算去步川小姐家里蹭住一晚的,可是此时威胁起来却说得格外逼真,仿佛只要步川小姐敢说出不同意下一刻便会马上收拾书包跟着步川小姐一起回家一样。

    反正步川小姐瞬间不寒而栗。

    先且不说她家到底能不能再塞下一个娇生惯养的北野柚子,要是洛小倾看到她带着一个现役女子高中生回家

    鬼知道那个死蠢会忽然蹦出什么乱七八糟的鬼话!

    到时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而且北野柚子看到她家还有一个洛小倾或许也会产生神奇的联想不是么?总不可能直接说实话表示“其实这是我家养的宠物”吧?此话一出歧义就更大了呀!北野柚子怕不是要因为误会步川小姐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洛小倾:汪!(←比起沙包更加接受宠物的设定)#

    “好了好了。”

    本来步川小姐在此之前就已经认栽、安慰自己其实替人家说情一次也没什么关系,再加上现在也已经受够了北野柚子一言不合就要冒出来的“我不管”句式,实在不愿意继续好脾气地忍耐下去,于是才会直截了当地夺下话茬幸亏她的口才还是挺不错的,应该不会出问题吧?而且就算北野柚子的老母亲真的是一个怪兽式家长,可是人家面对一个陌生人想必也会收敛一下自己的脾气吧?

    “我又没说反悔,不过我不保证效果如何,若是说情之后你的母亲还是生气的话就不关我的事情了……”

    步川小姐当然要事先说明这一点。

    免得事后没有解决北野柚子的危机又要被北野柚子一顿甩锅。

    “行行行!”

    而北野柚子一听步川小姐没有反悔的意思便直接不由分说地连声答应下来,明明眼睛里面还有几滴眼泪珠子正在打滚,但是脸上却笑得可拓麻开心了,甚至原本不敢面对老妈的心态因为有了步川小姐的陪同而变得有恃无恐起来。

    好歹有另一个人承当火力嘛!

    最重要的是危急时刻可以把步川小姐供出去当挡箭牌……

    比如直接甩锅,表示自己成绩这么不好无论怎么想都是补习老师的错之类的……

    #步川小姐: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再说一次?#

    反正有一个步川小姐显然会将自己的危险处境变得稍微安全一些,特别是步川小姐身上背着一层补习老师的身份,完全可以大造文章一番呀!大概是想到兴奋之处,北野柚子的心情变得更为雀跃,偷偷摸摸继续在心里噼里啪啦地打着小算盘,求生欲极强地盘算着怎么卖掉步川小姐可以为自己取得最大的生机幸亏步川小姐不知道她的小心思,否则一定会直接把北野柚子杀了祭天的!

    顺便一提。

    步川小姐猜到了北野柚子说的“大实话”可能不是什么好听的话,可是她却完全没想到这货说错的话竟然比想象的还要智障一百倍!

    ……

    说来话长,长话短说。

    其实昨天晚上北野柚子的老父亲已经提前将北野柚子的老妈彻底安抚下来了

    毕竟无论如何北野柚子最近的确是有进步的,虽然不多,但好歹比一层不变更加让人感到欣慰不是么?

    所以身为父亲的他当然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明明有了进步却要被归家而来的妻子直接一顿暴打,免得好不容易才有一点起色的成绩又要变回令人绝望的原样,于是接待妻子下飞机并且回到家之后,他一边与妻子享受浪漫的烛光晚餐一边小心翼翼地提起关于女儿成绩的话题正好北野柚子的老妈在美帝区的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以至于这个时候的心情十分不错,明明往常一提起这个话题就会来一波原始暴怒,却不料今天倒是可以保持一脸无动于衷的表情继续听着。

    或许是对北野柚子地成绩早已绝望?

    又或者是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后心脏已经变得很大了,无论听到北野柚子考出什么样的成绩都不会再感到惊讶?

    反正如此平静的反应显然让北野柚子的父亲心安不少,继而说出准备好的台词。

    听到自家丈夫诉说女儿最近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补习老师、而且就连原本无可救药的成绩也在渐渐进步之时,北野柚子的老妈才微微一挑眉,不过脸色依然还是带着一丝高深莫测,让人搞不懂她到底是信了还是没相。

    仅仅只是意味深长地吐出了一个字

    “哦?”

    北野柚子的父亲当然深知自家妻子的秉性。

    于是直接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张北野柚子最近考的试卷作为证明,而北野柚子的老母亲也才敢真的相信这不是迟到的愚人节笑话然后接下来的事情便如父亲计划的一样,母亲并不打算打骂女儿,更加不会无情地想要将女儿赶出家门。

    原本一切都是这么美好。

    然而却被大半夜回到家的北野柚子直接亲手打破……

    北野柚子一进门看到两位家长都在等着自己,特别是从来没对自己有过好脸色的母亲竟然对自己笑得极为温柔和蔼,不知道一瞬间在脑袋里面脑补了什么可怕的事件,竟然一个箭步猛地冲到老妈面前,抓着老妈的双手就开始一脸心痛地说道:“老妈!您可别生气了!连美丽也称不上的脸要是因为生气而长出皱纹的话,那该多么不堪入目呀!我保证下一次我一定会好好努力保证考试及格的!求求你不要生气!”

    听听

    这是人说的话吗?

    北野柚子的父亲闻言之后十分绝望地看着自家妻子好不容易因为心情很好而露出来的笑容一下子犹如镜子碎裂一样直接崩开。

    现在就连考试及格也完全救不了北野柚子了!

    为何要作死!

    心塞无比的老父亲默默地摇头,不愿目睹接下来的惨案发生,背过身子望着窗外皎洁明亮的月亮,一副文艺青年正在伤春悲秋的模样,其实正在郁闷自家女儿可真是一个笨蛋,一手好牌活生生被她打得稀烂!

章节目录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乔治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治亚并收藏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