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争酣歌 作者:久未饮酒

    第六十三章 泰迪之起

    目送娄泰迪进了亚空间,也不知道需要多久,反正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弟子嘛,总有撒手的那一天。根据自己的经验估计这个时间短不了,起码要几天。

    徐通也没心思干等,干脆召来一个飞行器,去了另一个亚空间的位置。他本人对亚空间还是很感兴趣的,娄泰迪这个他担心自己进去有什么变故,所以只能去探另一个。

    徐通之所以对亚空间感兴趣,这就要牵扯到堡垒原本的武学路线了。

    在发现先天一炁之前,由于这种关键修炼资源的缺失,堡垒在一流以后逐渐走出了和前人不同的路线,也就是域的外放,精神改变物质,创造自己的小世界的路子。

    既然是小世界,难免就要牵扯到空间法则。否则堡垒怎么会对空间道纹这么熟悉,对空间的各种应用如此的深入。都是在这儿积累的知识。

    但是有一个根本问题一直困扰着堡垒人,那就是支持这个路线的基础,却是建立在一些科学家的假设上,而非师法天地,有具体的参照。

    人们对空间最基本的观察来自于现实。一条线为一维,一个面为二维,立体的是三维,这是肉眼最容易观察到,也最容易理解的。

    无数个线就能组成一个面,无数个面就能组成三维。在此基础上,科学家们推导出了四维,甚至进而的五维,多维。

    也就是在三维的长宽高的基础上,再加一个叠的单位,无数个三维叠起成四维。但这个只能想象,人们无法用肉眼观察到。因为人是三维生物,原则上只能观察到低维,也就是说我们肉眼看的都是三维的投影,二维。

    这个结论基本就是末法时代人类想象的极限了。应为无论对错,都没有验证的手段。

    直到灵气复苏,这些武者们有了一种超出三维的能力,神识。

    神识是四维的,最明显的特征就是用神识来观察,反馈的景象是三维的。按照以前的理论,只有四维的生物才能直接观察三维。

    也正是因为神识的这个特点,堡垒的高手基本都习惯靠神识来观察世界,五感的作用反而不大。

    好了,不绕这些科学上的东西了。正是因为这个三维到四维的转变,弄的很多堡垒人很难从固有认知中转变过来。毕竟堡垒中科学家还是少数,大部分还是武者。大家需要的是在宇宙战斗中胜利的实力,不是每个人都是学霸的。

    所以神识感应到的三维世界,大家熟悉起来还算比较简单,毕竟大家都是三维生物。但是到了半步以后,要构筑自己的四维世界,这可就难倒了一大票人。

    徐通,由于发现了先天一炁,所以避开了这一关,直接选择了古人讨巧的方式,凝聚元婴,自成天地。但是他心知肚明,讨巧就是讨巧,这是一条简单的路,却绝不是最强的路。

    堡垒人学习古人流传下来的功法,却从来不迷信古人。古人也许在修炼一途上时间长,试的多,留下来的都是精华。但是末法时代诞生的璀璨的思想,以及发展出来的另一条大道,科学,也是绝不能被轻易磨灭的。

    所以魏云就算凝练了元婴,也决不放弃原本的路线,费尽心思在考虑两者的结合。徐通虽然自认积累阅历远远不如魏云,所以先找个安稳的法子修炼着,并没有膨胀到要自己去解决这些问题。但是靠人不如靠己,他也没放松过思考。

    文明的积累是无数仁人志士共同积累的结果。现在堡垒文明的昌盛,正是一大帮先驱者不懈积累的结果。自己不过是堡垒的一颗螺丝钉,渺小而又重要。所以徐通心态摆的很平,既不高估自己,有点功绩就充大头,但也不轻视自己,该有的努力,一刻也不放松。

    亚空间,正是对堡垒那种个人小世界最好的参考。当然这是以前那些科学家的推论,宇宙中可能存在这样的空间。某种力量撕裂了空间后,却由于某种物质的干涉,难以复原,形成的一种附属在三维世界之上的空间,一种兼具二维与四维属性的特殊空间。

    今天如果不是亲眼得见,徐通都不相信这样的空间会存在。所以也不得不感叹一句自然伟力,科学伟大。

    这亚空间就像科学家们预言的那样,是一个二维的面。那种感觉极为怪异,具体说就是肉眼看,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是一个一米多高的不规则圆形。这已经很诡异了。更诡异的是神识扫过,那即是一个平面,又是一个百立方左右的空间,那种交错的恍惚感,差点把徐通恶心的吐了。那是对认知的极大挑衅。

    要说起来,这就是知识带来的敬畏。之前奎森得到的那个空间装备,本身也是一个亚空间,但是奎森就没这感觉,直接习以为常了。也只有徐通这样,了解这些知识,刻意去探究,才会被未知与常识的冲突,搞得这么难受。

    稍稍习惯了一下,徐通就毫不犹豫的跳进了空间。

    有意思!漂浮在一个不算大的球体内,徐通脸上露出了孩童般的好奇。

    徐通之所以开宗立派,发展势力还在其次,主要是授徒本身也是自己对知识梳理的一个过程。徐通能教娄泰迪,是他自己先把对空间的理解梳理清晰了,才有资格传授他人。所以别看徐通似乎没有娄泰迪小情侣借助神通,空间玩的溜。但论起理解,徐通这学霸,甩那俩学渣八条街。

    叠,原来是这么个叠法。这个空间是叠在遗落世界的空间内的。

    科学的解释太抽象,其实换成另一种说法,更容易理解。

    堡垒文明从科学文明逐步转换到科学与玄学并进后,徐通他们这些人习惯于从大道,从规则这个角度来解释世界。

    而从这个角度就好解释了。

    首先这个空间有自己的规则,一种纯粹的空间规则。但这个空间只有这一种规则,极为单纯。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徐通早死了。

    徐通就算半步了,也还未脱离生物特性。氧气,气压,哪一样没了,他也活不了。要不当时探寻星球时,堡垒给他准备机甲干什么。一方面代步,一方面就是提供基本的生命维持。

    人诞生于这个宇宙,不但受母星那些规则的限制,更受一些宇宙通行的基础规则的限制。

    这就是叠了,这个空间依附在遗落世界的空间中,虽然本身不具备那些规则,但也不妨碍那些规则的进入。有点像一个气球,里边的空气和外面的是一样的,但又相对独立,被气球的薄膜隔开了。

    这就有意思了,空气有,和外面一般无二。气压也正常。甚至徐通还能清晰的感知到遗落世界的天道,随时可以脱离这个空间。但是重力却不正常。

    一般人悬浮,可能会认为是失重。但是徐通对失重太熟了,从小生活在堡垒,人造的重力。偶尔设备检修,也会暂时关闭人造重力,让他们体验一把失重的感觉。

    更别提前不久他刚驾驶机甲来了趟星际之旅,完全体验了一把失重的状态。

    正常说的失重主要指的堡垒那样,远离各大星体,受到的引力极小状态,或者卫星那种,向心力和离心力抵消了,形成的平衡状态。

    但是徐通现在的状态不是,由于对力之一道也有一定的领悟,这让徐通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来自遗落世界这个星球的引力。只不过有趣的是这引力来自四面八方,上下左右。这应该是亚空间的二维性决定的,虽然很诡异,却很有趣。

    域的存在,由于武者过多的按照自己的理解,精神改变现实,所以凝聚的小世界会被大世界所排挤,也就在成了额外的负担。

    这亚空间虽然只有一个空间规则与大世界不同,不像武者的域,往往是数种规则的修改。但是这种和大世界平稳共存的方式,还是极具参考价值的。

    虽然打算把这个亚空间交给堡垒研究,但也不妨碍徐通先行研究一番。知识的积累不就是从一点一滴起来的么?

    三天后,徐通得到天道的传讯,娄泰迪出来了。

    无奈出了亚空间,时间太短,也真心没研究出什么来。除了发现亚空间与大世界交界处的那一层膜很奇特,极有研究价值外,其他的也没什么过多发现。当然了,亲眼见识了亚空间,感受了四维的存在,这本身就是不错的收获,对徐通的未来极有好处。剩下的,专业的交给专业人吧。

    汇合了娄泰迪,师徒二人就启动了传送,回到了律山。

    之所以这么急,是因为徐通发现娄泰迪收获有点大,几乎触动了成神的契机。他不敢让娄泰迪在遗落世界成神,那不是闹呢么,他们这种成神会成为天道的附属,到时候再回玄螺世界,可就成了外敌入侵了。那还不被天雷轰成渣。

    果然,回来没几天,闭关的娄泰迪就成神了。

    徐通赶忙把人叫来,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窃取了什么权柄。

    这次再见娄泰迪,那精神面貌简直脱胎换骨,之前的那点浪荡不羁荡然无存,整个人充满了朝气。

    男人嘛,为了心爱的人做出牺牲自然没问题。但是从内心而论,谁也不希望被媳妇压一头。之前是没办法,两人由于心灵相通,道一样,进度一样,位置就那一个。青月成神了,也就意味着娄泰迪此生再无成神可能。

    但现在,不但在师父的帮助下,重新踏上了超凡之路。而且一个更好的消息是,青月在知道了那个世界后,就开始着手准备退路了。原本你死我活的局面,有了一丝生机。这让原本对这个世界都快绝望的娄泰迪,又看到了希望。

    而且师父给自己安排的这个神位权柄,貌似强的过份啊。

    青月你别看领悟的空间法则,似乎挺厉害,但其实权柄并不大。这还是理解的太肤浅的缘故,真正的空间大道,那绝对是主神级别的权柄。

    青月其实窃取的是空间这个大道之下,裂空这个小道的一个分支,日月凌空。其本源还是青丘一脉的幽月一道,和从娄泰迪这边共享过去的,徐通一脉的看家本领,大日一道。只是辅以一定的空间属性,成就了这个特殊的权柄,日月凌空。

    当然,能沾染一点空间属性,这个权柄已经比那些五行衍生出来的权柄强悍不少了。而且就像上面说的,这是一条有着清晰脉络的权柄,不断感悟下去,自然能接近,甚至窃取更高的权柄。反正空间大道,只要堡垒这几个狠人不想不开,一般人基本难以入门,没人和她抢,慢慢熬总有那么一天。虽然这难度堪称恐怖。

    娄泰迪为了爱人,本不想继续在空间一道上发力。但是造化弄人,谁让他观想的是小狐狸,吸收的也是空间属性的先天一炁。

    他刚回来的时候,状态和当初的徐通有点像。都是本身灵魂还不达标,但是观想的分身却已是神级了。但是不同的是,徐通的观想纯粹为了屏蔽,他本身法心坚定,根本不会被外物所动。但是娄泰迪就不行了,他本就是传统的唤神师,就算现在也修炼了武学,但也是辅助。

    他还是更习惯于从神血中感悟规则,这倒不是他懒,而是多年的习惯,没那么容易改。

    当然现在,除了神血,又多了一个感悟的目标,自己的观想。

    因为有过一次神位的冲突,所以他在感悟的时候,下意识的还是想回避空间法则。所以把主要精力还是投入了对自身神血的感悟,而且避开天狗吞,重点还是那聚众屡旗和铁血战旗。

    但是空间是他想不沾就能不沾的么?娄金狗的血脉他要能突破,还会等到现在?

    想到师父提及的变化之道,他刻意不去感悟观想身上的空间法则,而试图从其他方面找到感悟。

    傻人有傻福,没想到还真就让他成了。

    当然这其中有些龌龊的东西,就不方便细说了。反正就是当初和小狐狸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他享受的就是小狐狸即便幻化人身,也无法隐藏的狐尾。具体的自己想吧,反正就是兽人娘一类的龌龊事。所以他现在感悟,也下意识的盯上了那九条狐尾。

    如果按师父说的,可以把观想的某一部分结合自身一些血肉,凝聚出来,成为实质的武备。那么我凝聚这九尾干什么?当鞭子么?还是围在身上当防具?

    好像没意义,青月说过,他们狐族在遗族中身体素质并不占优。她们的毛皮不如那些鳞甲防御高,牙爪也不如一些种族锋锐,更没有犄角攻击。青丘一族能有现在的地位,主要就是这尾巴。这尾巴既是她们神血所聚之处,也是神力储备之地。

    青丘一族强就强在神力储备多,持久力强。几尾就是几级,但却比同级的其他一般遗族多了尾数倍的神力储备。

    所以凝聚这些狐尾,对攻防没太大用,只能作为神力储备,提升续航能力。这有点太浪费了吧!

    受了徐通教导,娄泰迪现在也对原本唤神师那种硬磨的战术有点看不上眼了。高手过招,一招定胜负,如何把自身所有的实力凝聚在一招内,完全绽放,才是堡垒武学的指导思想。

    明明有九份额外的神力,却要细水长流,一点点用,这太不合理了。

    不对,狐族没办法,我有啊!聚众屡旗不就是干这事的么?

    之前说过,这些唤神师成神,只要积累充足,往往只需要脑子转个弯,灵光一闪,从原本的权柄中跳出来,换一个也就成了。

    娄泰迪没辜负徐通的期待,但也没走上徐通以为的变化之道。他这灵机一动,窃取了一个很诡异,却又极适合他的权柄,分身。

    分身这个权柄本身不算强力,但却是保命一流的权柄,比白虎的伥鬼引还干脆。

    可能是受九尾的影响,娄泰迪现在能一分作九。这九个都是娄泰迪,即统一,又相对独立。

    说相对独立,是因为一旦分身,这些分身都继承了娄泰迪全部的意识。完全可以独立行动。

    而统一,是分身收回后,这些分身过程中的经历,也会被完整的接受。

    准确说这个权柄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让娄泰迪的灵魂可以任意的分裂和融合。

    当然这是正常情况下,要是分身被斩杀,尤其是被堡垒这些狠人,斩杀了灵魂。娄泰迪除了丧失了九分之一的力量,需要漫长的时间重新凝聚外。其灵魂虽然会有一段虚弱期,但并不会残缺。他的分身更像是复制了一份灵魂过去,而非分割。

    所以现在的娄泰迪,可以说是有九条命可以浪。

    但这只是分身这个权柄本身的属性,虽然够苟,但对实力的提升不大。虽然可以九打一,把单挑弄成群殴。但同级的别人可是有着权柄加持,又有几个惧怕这种没特色的群殴的。青月的空间裂痕展开,一个还是九个有区别么?就算雷泽那漫天雷雨之下,也不惧群殴。到了神这个级别,大家最不缺的就是大面积攻击方式。反而需要钻研的是如何让一击更有威力。

    这个权柄落在别人手里,最多也就造就一个老阴狗,或者一个不怕死的莽货。

    但是娄泰迪不同,他还有聚众屡旗。更有律山秘传的阵法。

    这个权柄到底能在他手里发挥多大威力,也只能以后战场一见分晓了。

    久未饮酒说

    感谢麻辣糖醋脆皮鱼的堂主,这本书成绩不好,能坚持写,一方面是心中有个故事不吐不快,一方面也是答应过的不太监,不烂尾。您的打赏,是这春季里的一抹暖阳,感激!

    第六十三章 泰迪之起

章节目录

大争酣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久未饮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久未饮酒并收藏大争酣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