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欲娇宠(H) 作者:清欢

    【皇帝篇18】去腐肌

    “阿娇。”

    “阿娇。”

    少年撒娇似的呼唤让楚娇心中柔软,她抬手去摸少年的后脑勺,“怎么睡觉还带着这东西?不是说过这样不透气对皮肤不好吗?”说着便将面具取了下来。

    “别……”景琛来不及阻止,两个人此时又凑得极近,楚娇一取下少年的面具,便惊得捧住了他的脸。

    少年面具下原本沟壑纵横宛若树皮的肌肤竟不知是被什么药水给腐蚀了一般,半个面部都似被毁,表皮的肌肤不见,只余下包裹着骨骼的粉红嫩肉,看上去古怪又丑陋。

    “怎么回事!?”

    “是奴才养病的时候被弄伤的!?”

    “是谁!?”

    “三皇子还是四皇子?”

    “还是那个死熊孩子八皇子?”

    这得多疼啊?楚娇颤抖着手掌悬在少年的面颊前,却又不敢贴上去,怕弄疼他,眼中闪过厉色。

    她辛辛苦苦养大舍不得动一分一毫的小孩,谁这么大胆子?

    不管是谁,她都不打算让他好过!

    虽然在这皇宫里她只是个小人物,但并非没有办法做些什么。她只不过是不想在少年成长起来前破坏剧情影响他的帝王路,加之如今他们过得虽然不受宠却难得安宁,才一直安分地当个小太监到现在,否则她有一百种法子去老皇帝面前博得青眼,让人不敢欺凌。

    但如今又有人欺上门来,她绝不会袖手旁观,再让少年一个人承受痛苦了。

    经历过这么多个世界,楚娇早已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性子了。不知道是不是同男主待久了,她也近朱者赤地被熏陶出一种‘我的人谁都不能动’的占有欲来。

    “别担心,没有人欺负我,阿娇。”

    景琛见眼前人的瞳孔中只有心疼没有厌恶,才放下心来,微微勾起嘴角,抬手覆盖住楚娇的手背,让她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你瞧,没事的。”

    手掌下的皮肉虽看上去血腥,却并无血气,宛若新生。

    “那、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娇的指腹轻轻地沿着他脸颊边缘游走,感受到不同于以往的光滑触感,心中浮现一个猜测。

    “江太傅成了我的师父。”景琛的话证实了她的猜测。

    “ 他走南闯北多年,见识过许多怪病。师父说我这病是娘胎里带毒,不过还有的救。只不过需要祛除腐肌再生……”

    “疼吗?”

    楚娇打断他的话。

    “……疼,”景琛看着眼前人清澈的双眼,说不出假话,但看着她眼中溢出难过又连忙补救,“不过就疼了一会儿,师父给我用了麻沸散,后来就感受不到了……”

    “更何况,比起正常的相貌,这点疼算什么……”

    这些年,虽然有面具遮挡,周围人见到他眼中的恐惧和厌恶少了很多,但幼年时的记忆早已无法磨灭,景琛知道自己这幅样貌太过骇人,若他想有所谋划,便不能一直如此。

    所以当听到江太傅说他还有的救时,他不管治疗起来有多痛苦,都一口答应了下来。

    “别看,如今才将腐肌根除,太丑了……”

    景琛又是欢喜楚娇这么关心她,又是嫌弃自己如今的相貌太过丑陋,那日被江太傅上过药之后,他取来铜镜看了一眼便不想再看。

    “阿琛,你一点都不丑,”楚娇轻轻地在他面颊上蜻蜓点水地一吻,向这个内心仍旧有些自卑的少年许诺,“不管是什么模样,你都是我心中最好看的殿下。”

    少年红了脸,抢过楚娇手中的面具重新戴上。

    “你总是会哄我。”

    楚娇失笑。她这是实话好不好。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喜欢的,总是你这个人呐。

    景琛望着眼前笑晏如花的人,忍不住也回应道,“你也是。”

    楚娇歪头,也是什么?

    “不管你是男是女还是太监,我都不在意,”景琛正色,“只要你不离开我,什么都没有关系。”

    “我怎么会离开殿下呢,你可是我的主子呀,主子在哪,小饺子就在哪。”楚娇注意力一开始只集中在后半句话上,笑嘻嘻地回答完,才发掘少年前半句话的不对劲。

    “主子,”她半试探半补救地补了一句,“奴才肯定是太监呀,您想什么呢。”

    “哦,是吗?”

    景琛见这人还想瞒着自己,沉下脸来。

    他面无表情地伸出手,动作快到楚娇没有防备到,就袭到了她的胸前。

    手中的两团肉虽然被不知什么裹得紧紧地,却还是能感受到绵软的触感。

    “那这是什么?”

    ————

    上章应该算肉吧?咳咳。

    我在想是让我们小六赶紧把脸治好来一发,还是你们不介意现在就来一发?

    【皇帝篇19】你愿意吗 < 肉欲娇宠[h 甜宠 快穿] ( 清欢 ) | 原創市集

    roushuwu.:

    【皇帝篇19】你愿意吗

    楚娇终于意识到,眼前的少年已经发现她的不同了。

    她这几年虽然一直裹着胸故意压低声线,但这具身体却是在不断地成长,如今正是最含苞待放的年纪,再怎么掩饰也掩盖不了一些不断明显的女性特征。

    “阿娇,你不是太监,你是姑娘。”景琛一字一句地陈述这个事实,面具下黑黝黝的瞳孔望着楚娇,楚娇竟从中看到了受伤和难过。

    “主子……”她讪讪地摸了摸鼻头,身体想往后退,却被少年如狼一般扑倒在床。

    “为什么骗我?嗯?”

    景琛没有问她为什么假扮成太监,没有问她为什么进宫,没有问她待在他身边有没有什么盘算,而是问了一个相对而言不太重要的问题。

    当然,这个问题对他是最重要的。

    “我没打算瞒着您的,”楚娇想抬手发誓,肩膀却被少年抵住,动弹不得,她只好抬脚蹭了蹭他的腰,示弱道:“只不过如今不是告诉您的时候。”

    景琛被她蹭的腰一下子紧绷,却没放过追问:“是我没办法帮你,是不是?”

    楚娇叹气,他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

    她本打算过两年等少年再成长一些了,再找机会说出口的,但如今既然他已经自己发现了,她也没有瞒着的必要了。楚娇回忆着脑中的记忆,将原主进宫的原因简单地说了说。

    “那云聪竟然想强要了你去!?”

    景琛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眼中开始蔓延杀意,当然,对象则是他从未见过的威远侯世子。

    “如今威远侯势大,连容妃娘娘都讨了威远侯家的姑娘给五公主做伴读,主子您可别冲动。”楚娇知道少年一如既往的护短性子,连忙安抚他,“虽然进宫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但遇上了主子您,不是很好吗?”

    她眉眼弯弯,说的显然是肺腑之言。

    景琛一愣,转而被楚娇带歪了注意力,没再去纠结她进宫前的不幸,反而心中欢喜起来。

    他扯下楚娇太监模样的发髻,任由她的青丝散落在床。

    “为什么遇上我很好?”他追根究底。

    “我长相可怖,无人看好,你跟了我,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

    “哪有这样说自己的,”楚娇脖子用力,凑上去撞了撞他的额头,将少年撞得一怔,“主子是世界上最好的主子。”

    “而且,”楚娇望着少年的双眼,忽然觉得此刻气氛不错,“在我心中,阿琛很好看。”

    景琛抿着嘴,却是不信。

    “我这个模样,除了你,谁会不怕?”他眼中灰暗,“四哥说,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他和三哥早就成婚了,满朝文武的千金任他们挑选。可我呢,你看看,谁愿意嫁我?”

    “会有的,在不远的将来,”楚娇安慰着他,诉说着事实,“你会变成最炙手可热的金龟婿,你会让无数的女子倾心,你会娶到整个大业最美丽的名门千金,所有你想要的,都会被送到你面前。”

    你会成为新的皇帝,拥有整个天下。

    “我想要的……”

    楚娇仰躺着,眼中只能看到少年放大的面部。

    他的眼中没有其他,盛满的只有她。

    好似在说:我不想要名门千金,也不想坐拥天下,我只想要你陪在我身边。

    多年后,当大业朝最年轻的皇帝登基,屡屡面对满朝文武奏请他选秀以充盈后宫之时,他总是用一席话打发所有的人。

    “朕的后宫永远都只会有一个人,那便是皇后。”

    而此刻,未来的帝王用他已经初见端倪的谋略佯装可怜,“没有人会愿意嫁给我的。”

    楚娇没办法向他透露剧情,只得空口白牙地安慰,“相信我,一定会有的。而且,会有很多。”

    一想到男主以后的后宫会有一堆莺莺燕燕,楚娇就心中就不得劲。她这次攻略完得赶紧离开,眼不见心不烦。

    “那你呢?”景琛追问。

    “我什么?”

    楚娇没有反应过来。

    “你愿意嫁给我吗?”

    楚娇睁大眼,“主子,我这样身份的人,哪里配得上您?”

    上一个世界,她是公主,所以攻略一个同等身份的可汗,并未有什么压力。但这个世界里,她并不觉得自己这一次的女配身份足够去成为一个皇子的正妻。

    以前觉得只不过是任务,男主和其他女人有什么也与她无关。但经历了这么多世界,她却没办法客观理智了。

    喜欢一个人,怎么愿意他与其他人接触。就算他在剧情下不得不如此,也不愿意。

    所以她早就盘算好了,跟在少年身边,勾引着少年成为他第一个女人,然后再他成为皇帝广纳后宫前完成任务离开。

    不过,她如今还没开始撩拨呢,少年怎么就先开窍了?

    既然如此,她便不客气了。

    景琛还在演着戏:“果然,连你也是不愿的。”

    却不料腰背一沉,两只小脚盘住了他的腰,让他一愣。

    “怎会不愿?”楚娇趁他愣神,将人一推,两个人的姿势瞬间翻转。

    “看来主子是学到《孟子·万章》了。”

    作为贴身太监,楚娇常常会帮景琛研磨,也大概知道他的课学进度。

    她的手缓缓地褪下景琛刚穿上的衣衫,一边往里探,一边幽幽道,“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仕则慕君……不得於君……则热中……”

    “即得於君……”

    咳咳咳,既然你们强烈要求……

    那……文言文班开课了。

    【皇帝篇20】阴阳交合 < 肉欲娇宠[h 甜宠 快穿] ( 清欢 ) | 原創市集

    roushuwu.:

    【皇帝篇20】阴阳交合

    景琛刚释放的阳物仍旧精神,如同他本人一般,散发着少年人的朝气和冲动。

    楚娇跪坐在他身上,一边抚摸,一边解着自己身上的盘扣。然而单只手总是不好动作,解了半天,还没解开。

    “愣着做什么,帮我呀。”

    她抬眉嗔了少年一眼,他无所适从的双手才犹豫着靠近。

    所谓的有贼心没贼胆说的便是景琛了。虽然他想确定楚娇的心意,但当楚娇真的要对他做什么了,他却又被动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修长的手指轻轻解开太监服,又褪去了亵衣,景琛的手指没有触到女人的肌肤,反而碰到了粗麻的布料。

    “这是……”

    楚娇的上半身几乎都被白色的布带包裹,一层层缠绕,将整个胸部缠得密不透风。

    “主子是怎么发现的?”少年的手又顿在那里不动了,楚娇心中好笑,将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前,故意问道。

    景琛动了动嘴唇,“那次你受伤沐浴……”

    “噢~”楚娇拖长了声音,“主子竟然偷看奴才沐浴……这可非君子所为呢……”

    “我、我不是故意的!”景琛急忙解释,“我本是想问问你的伤处的……哪知……”哪知刚好就撞见了。

    少年一脸认真的模样实在让人想欺负,楚娇噗嗤一声笑了,拉着他的手去解自己的裹胸带。

    “所以……主子看到什么了?”

    一边问,胸前束缚的布带也一边掉落,散在腰间,胸前的景色终于曝露人前。

    因着在生长的时候常年束缚,两团乳儿并未能长到丰硕,但奈何原主天生生的好,皮肤雪白,乳儿虽小却饱满挺立,两颗乳珠娇艳嫩红,如同坠在雪山上的两朵红莲,令人心动欲采。

    “看到……看到……”

    当时不过是远远一瞥,哪及得上如今近距离看的直白震撼。景琛说了两句便哑着嗓子呼吸急促,只觉得自己口干舌燥,下身的雀儿也涨的发疼。

    “女子与男子生来不同……”楚娇见少年纯情的模样,心中也柔软起来,自己将身上的衣服褪了干净,坐在了他的腿间。

    “女子为阴……男子为阳……阴阳交合,人间至乐……”

    她缓缓地抬起臀,握着少年的阳物放在了自己的腿间:“知道怎么做吗?”

    景琛燥红了脸,被楚娇一连串动作激得气血上涌,脑海中浮现出春宫图里的图画,“知道!”

    像是怕少女小瞧,又像是想要占据主动地位,他又再一次翻转了身,将楚娇压在了身下。

    楚娇主动张开了双腿,盘在了他的后腰上。而景琛则握住了她滑腻的腰肢,阳物抵住了她柔嫩的花瓣,直直地往里冲。

    “嘶……阿琛,慢一点……”

    毛头小子的横冲直撞让楚娇差一点惊呼出声,她连忙轻捏了下少年的耳垂,自己也努力放松。

    景琛果然慢了下来。

    楚娇的话他从来都是听的。

    “该……该怎么做?”

    景琛被紧致的肉壁包裹,差一点便想缴械投降。但想起刚才自己的速度,硬生生忍住了。

    但是却不知道接下来需要做什么。

    他觉得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搂着少女,让自己埋在她身体里,就已经足够了。

    他在占有她。他与她合为了一体。

    这样的感觉太过美好。

    “慢慢动一动……”楚娇并没有笑少年,反而觉得他这副模样十分可爱。她挪动了一下腰肢,指引着他的动作。

    她像一个引导者,又像是魅惑凡人的妖精。

    景琛学得很快。随着她的教导渐渐悟出了门道,开始卖力地抽插起来。

    感受着少年由生涩慢慢熟练的动作,楚娇微眯着眼,将嘴唇凑到少年的唇边,叼住了少年微薄的唇瓣。

    “这叫亲吻,是最亲密的人才能做的事。”

    她在撞击中间断地舔吻着少年的唇,景琛被这项举动诱地气血冲涌,埋在楚娇体内的阳物又涨了一圈。

    他尚觉不够,自己垂下了头,捉住了楚娇的唇。

    脸上的面具太过碍事,景琛忍不住想摘掉来。

    但他的心中仍旧有着自卑,不想让亲密的人在这个时候被他的容貌扫兴。

    他抬手覆住了楚娇的双眼,摘下了面具,然后深深地亲吻她。

    言语是苍白的,就算她再怎么安慰,再怎么说着自己的不在意,少年内心的伤痛可能也没办法消除,所以她只能用行动来证明。

    楚娇在他的掌心中乖巧地闭上眼,认真地回应他笨拙的亲吻。

    【皇帝篇18】去腐肌

章节目录

肉欲娇宠(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清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欢并收藏肉欲娇宠(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