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是个天才 作者:国王陛下

    “炽羽岛……是时候做准备了啊。”

    红山学院,原诗坐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前,手指不断敲打着桌面,偏偏节奏不定,发出令人心浮气躁的声音。

    朱俊燊被她敲得头疼,笔下推演的算式也不由推出了1+1=3的重大数学发明,只好抬起头来,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原诗见他终于耐不住性子,搭理起了自己,顿时兴致盎然道:“明年就要办炽羽岛大会了,让我带着小白去杀个七进七出,为红山学院复仇吧!”

    朱俊燊的头不由更疼了,手上算笔直接在纸上画了个叉:“门也没有。”

    原诗对此也不以为意,自从这老头瞎了眼把自己收为弟子,多年师徒情谊下来,自己已经成功将他调教出了巴氏犬的本能反应——只要自己强烈建议的,他就下意识反对。

    如今眼看这巴氏反应重演,原诗已经可以沉着冷静地举起朱俊燊办公桌前茶杯,瞄准地板、角柜等硬物所在,跃跃欲试了。

    据说小师妹清月就是用这招让老头子屈从于淫威之下的,当初白骁从雪山上千里寻亲而来,清月与其见面后,便回来抱着老头子心爱的茶具,要他坦白一切。

    然而对这套把戏,朱俊燊简直是受够了:“你给我滚!”

    原诗见老人动了真火,不由感慨年长色衰的17岁师姐和粉嫩多汁的16岁师妹果然是两种生物两种待遇,而考虑到大师和宗师间难以逾越的天堑,她只能讪讪而退:“好吧。”

    “茶杯给我放下!”

    “真小气。”

    待原诗走后,朱俊燊只感觉自己像是跟什么虚界异兽肉搏了一场似的,头上汗水都渗出来了。自然也再没什么推演算式的心情,只好捧起茶杯,轻抿一口,试着用自己最爱的茶道来缓解焦躁,结果一入口就是苦涩辛辣,宛如嗑了整瓶过期辣酱,味蕾顷刻间就全军覆没。

    老人惊得险些亲手砸了这茶杯,满口辣水噗一声喷到了桌子上。

    下一刻,老人从惊骇中恢复清醒,怒火中烧。

    “原诗?!”

    这么多年,能让西大陆第一宗师也在不知不觉间狼狈中招的,怕也只有原诗这个首席逆徒了。

    不过,吐出辣水以后,看着茶杯里那被原诗悄然间置换为辛辣之物的茶叶,朱俊燊倒是不由默然。

    无论这家伙是多让人头疼,都不可否认她的天赋才华。这生化域的魔道神通,几乎被她玩到极致了,能在断数宗师眼皮子底下诱发茶叶的异变,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大巧不工。

    可惜距离天启始终差了一步,而这一步……朱俊燊实在不愿她现在就迈出去。

    更可惜的是,这孩子从来都不肯乖乖听话。

    “炽羽岛……的确是时候开始着手筹备了。”

    想到此处,朱俊燊便将魔识沉入迷离域。

    无需迷离之书,老人也能自如地锁定自己的位置——虚空孤岛的断数实验室。

    实验室中,依然有无数忙碌身影,虽然虚界探索的第一期解析已经完成,但解析出的结果,却直接开启了第二期工程。如今虽然主力研究人员都暂时放了短假,但一些基础工作却需要实习生们孜孜不倦。

    见到朱俊燊时,这些实习生们纷纷抬头,警惕,头上恨不得直接冒出叹号。

    朱俊燊叹了口气,也知道先前的连轴加班着实有毁天灭地的效果,众人无不沦为惊弓之鸟……他也只好挥挥手:“大家不必多虑,我只是来看看,没有新的研究任务,你们继续加班就好。”

    大宗师毕竟言而有信,实习生们得到承诺,纷纷松了口气,继续加起班来。

    而朱俊燊则来到一片独立的实验区。

    在一个四方的密闭空间里,短发的清月正展开头顶血月,将赤红色的光芒,完全聚焦在一块石刻上。

    那应该是一座石碑的残片,是此行虚界探险的重要发现之一,只不过历经千万年的风化,已经只剩下指尖大小的碎片。

    但是,在清月那惊人的血月神通映照下,被风化侵蚀的石片却如同发芽的种子一般,不断萌生出新的部分,一点一滴恢复着原来的样貌。

    这其中的原理,就连清月本人都不能解释清楚,她只是下意识地,偶然地发现了这个现象,然后本能地判定这个石片将成为此行至关重要的发现之一,所以在第一期研究结束,并完成了全部的报告以后,她便全力投入到石片的复原中。

    然而清月的判断,并没有得到研究团队的普遍认可,朱俊燊虽然有心支持爱徒,但毕竟在整个探险和研究工作中的资本投入太少,话语权并没有大到说一不二,所以二期研究工程的主要方向并不包括这个石碑残片,清月只能独自奋斗。

    独自奋斗这个词用的并不严谨,理论讲,本来应该是她和她二人协作,不过要让那两个孩子团结协作……简直比让原诗乖乖听话还要困难。

    想到这里,朱俊燊不由感到头更疼了。

    这么多年,怎么就没一个徒弟是让他省心的呢?现在看来,倒是当初担忧语註的身高问题的那几年,算是最轻松的几年了……

    “老师,有什么事吗?”

    清月看到朱俊燊进来,也主动熄灭了血月之光。

    朱俊燊沉吟了一下,决定开门见山:“明年的炽羽岛大会,要开始着手准备了。”

    清月愣了一下:“炽羽岛?这么急吗?而且直接把小白放出去横扫千军就可以了吧?现在各学院的学生里,有人能挡得住他吗?”

    朱俊燊叹道:“你对炽羽岛大会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清月说道:“估计是有误会吧。之前原诗师姐给我介绍说是大秦帝国的魔道学院武斗大赛。”

    朱俊燊的头顶血条当时就往后蹦了一格,老人强压怒火,纠正道:“……严格来说是西大陆魔道学院交流大会。”

    清月眨了眨眼:“有什么本质区别吗?”

    老人本想说,炽羽岛大会重在学术交流,然而话没说出口,就不由想起若干年前,那场本该是学术盛会,结果却被某个猪突女直接变成武斗大会的历史画面。

    记忆犹新啊!也是拜那场大会所赐,红山学院多了一个堪称耻辱柱的印记,某人从那以后在红山学院如履平地,所有人都只能屈服于其淫威之下。

    良久,朱俊燊才从那段不堪的历史中恢复过来,发出无奈的叹息。

    “是没什么区别。”

    “那就让小白去横扫全场嘛,以他的实力,就算毕业生里也没有人能打得过他吧?”

    清月一边说,一边又拿起那块石碑残片,上下打量着,开始构思的新的血月照射角度。

    朱俊燊则沉声道:“没那么简单,他现在的状况距离横扫无敌还远着呢。”

    清月有些惊讶:“老师,你确定你说的白骁,和我说的白骁是一个人?”

    在经历了虞山城一战后,白骁因为吸收了长生树的根须,又得长公主相助,肉身进行了一次完美蜕变,同时体内魔器和魔识的强度也随之水涨船高。

    50级的魔识等级,别说是在1年级新生里,就算在毕业生里也堪称鹤立鸡群,找遍过去百年历史,也绝没有在学生时代就把魔识等级拉到50级的学生!

    更何况在肉身蜕变以后,他打架哪里还需要靠魔道,直接莽过去,谁能挡得住?

    他在边郡可是跟持戒人谈笑风生过的!

    这样的人还算不上横扫无敌,那什么人才是横扫无敌?

    “客观而言,在炽羽岛大会上,你的作用会远远高过他。”

    清月更加惊讶:“炽羽岛大会是选美比赛咯?”

    “……”朱俊燊被噎得有些喘不过气,只能拍拍爱徒的肩膀,“以后少跟原诗来往,会扭曲的。”

    之后,他才认真解释了一番炽羽岛大会的问题所在。

    “那是一场以学术交流为核心宗旨的大会,并没有擂台式的武斗,大家切磋的是魔道技艺,也仅限魔道技艺。”

    说到此处,朱俊燊又想起了某人那根本不讲道理的散华魔道,只感到一阵头疼。

    “但小白也有猎魔啊。”清月说道,“就算不考虑肉身加成,他的猎魔能力也足够强了吧。”

    “拿来应付学院测试的确是足够强,但在炽羽岛大会就是另一回事了……”朱俊燊说到此处,皱了下眉头。

    “既然如此,不妨在年末测试的时候,让所有人都实际体验一下问题所在吧。”

章节目录

你真是个天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国王陛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国王陛下并收藏你真是个天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