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甜的心事 作者:星糖

    全世界最甜的心事 作者:星糖

    爱一个人,自然就会想和她长长久久地在一起,跟她分享每一个日出和黄昏。

    一想到今后,自己将与许脉朝夕相处,成为生活在同个屋檐下的家人,心里就满满的,甜蜜得说不出话来。

    哼着歌洗漱完毕,闵玥躺在床上玩手机,发微信到家庭群里:【父母大人,你们这周忙不忙呀?哪天晚上有空呀?】

    并没有人理她。

    时间太晚,估计他们都睡着了,闵玥撅噘嘴,老大不乐意地退出微信,刷起了微博。

    正玩着,通知栏突然弹出一条生日提醒,闵玥点开一看,惊得从床上蹦起来。

    完全忘记了!这周末是沈霏的生日!

    谈恋爱之后,跟沈霏的聊天频率明显降低,在医院和很少碰到她,闵玥甚至都想不起,上次见她是什么时候。

    自己追师父时,人家出了那么多主意,追到了之后,就把伟大的军师晾在一边,太不应该了。

    愧疚感爆棚,闵玥决定斥巨资为军师购买生日贺礼,但她什么都不缺,不知道该买什么好,便发信息问她:【霏霏,你想要什么礼物呀?贵点也没问题,上个月发了年终奖呢,我有钱,嘻嘻!】

    对方很快回复:【别的不要,只要女朋友。】

    说起来,这阵子陈思恬春光满脸,一副好事将近的表情,闵玥以为她们进展顺利,便说:【你还没给师姐名分吗?】

    等了会儿,沈霏才回复,简单的三个字,不像她的风格:【给不起。】

    闵玥摸不清状况,不敢贸然开口,对话窗口难得地沉寂了。

    闵玥心里隐隐地有点酸涩,她知道沈霏的每一段恋爱,高调的开端,甜蜜的热恋,可最终都会黯然收场。问她原因,沈霏总是略显落寞地摇头,说对方想要永远,可自己承诺不了天长地久。

    闵玥便会说,那你不要变心就好了呀。沈霏却自嘲,我大概没有守着一个人白头到老的基因。

    闵玥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她也不多解释,这就成了她们心照不宣的秘密。

    以前闵玥是条单身狗,自己形单影只,也就不觉得她有多惨。现在跟许脉在一起了,天天泡在蜜罐里,就也想让发小感受同样的快乐,帮助她收获幸福。

    于是第二天上班,闵玥十分自然地将沈霏生日快到了的消息透露出去,陈思恬满脸感激,郑重地握住她的手,45度鞠躬道:“感谢闵同志,我一定不辜负组织对我的期望!”

    闵玥淡定地拍拍她的肩膀,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去查房。

    许脉今天排的是门诊班,7点40到达门诊大楼,准备了一下,不到八点便开始接诊病人。一切都跟往常没什么区别,直到快11点时,一位满脸红光的中年妇女走进了诊室。

    挂专家号的病人一般常年疾病缠身,面色晦暗,病容明显,几乎从未见过哪位病人像她一样神采奕奕。许脉不禁多看了她几眼,生怕她走错诊室,核对姓名道:“您是江蕙吗?”

    “对,我就是。”江蕙熟练地坐在桌子对面的椅子上,笑容满脸地点头。

    上个月闵玥打电话回家,说跟许脉在一起了,江蕙虽然嘴上冷淡,说要不了多久你就会被人家甩掉,但内心也是担心的。就这么一个闺女,突然间有了喜欢的人,对方究竟怎样,对她好不好,江蕙翻来覆去地想,最终决定还是亲眼来看一看吧。

    没想到许脉的专家号那么难挂,号放出来立刻就被抢光了,要不是有人退号,江蕙差点就要去找黄牛了。

    这个面见得可太不容易了,江蕙边暗中感慨,边抓紧时间打量许脉。

    近距离看,发现这姑娘长得真是漂亮,眉清目秀,气质还好。安安静静不多说话,只是坐在那儿,就有种资深专家的气场。

    哦不对,人家就是专家,副主任医师,跟自己同样的职称,真是年轻有为。

    江蕙满意地点点头,伸长脖子去看她握鼠标的手。一看就是外科医生的手,被消毒水冲刷过无数次,指节白皙修长,指甲修得短短的,干净又整齐。

    许脉在排号系统上把江蕙的名字点到前面,转头,发现她正在光明正大地打量自己,不禁一愣。

    江蕙笑着问:“许主任今年多大了?”

    许脉不明所以,但也客气地答了:“三十二。”

    江蕙继续问:“许主任这么漂亮,追你的人一定很多吧?有对象吗?”

    许脉淡淡地答:“有。”

    江蕙眼前一亮:“你觉得对方怎么样?”

    整个对话节奏都被带走,许脉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顿了下,没有再回答,岔开话题,开始问诊:“您哪里不舒服?”

    江蕙一愣,我没有不舒服啊,来之前忘记编个病症了,这该怎么答。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啊上章没有完结!不得不再更新一章,证明我还能写!

    恋耽美

章节目录

全世界最甜的心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星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糖并收藏全世界最甜的心事最新章节